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都说了实验数据十分重要。约铠

#校园paro.
#约铠。

教授约x转学生铠。

01.
“老师真的很严格。”
铠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被说的人抿了唇却微微翘了嘴角,眼睛里的光和窗外的暖阳糅在了一起,变成了四月份的拂面春风。

“数据真的很重要,你这个误差是要扣不少分数的。”

彼时铠正在调整一个M干涉仪,下课铃带走了最后一点稀疏的人声,旋钮转动的声音快让铠起鸡皮疙瘩了。在一个半小时的实验课后,他被留了堂,只因为数据的误差过大。

当然他的老师并不这么认为。百里守约作为学校里备受好评的青年教师,却有着严重的强迫症——表格要整齐,数据不能涂改,实验误差不准过大。这实在是让他的形象受损,毕竟一个不到30岁、帅气且无秃顶迹象、语调温柔男神音的教授的课,本该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一定能抢到的。

“我强调一点,对于咱们实验课来说,数据十分重要。”
守约老师带着笑容如是说,那时候还沉迷于老师真帅的同学们终于在一周后明白了,学长学姐们那羡慕却又觉得可望而不可即的眼神。

铠选这节课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他作为交换生来的晚,早已经过了学年初抢选修的风头,只能捡点人家退了的课程选。上一秒守约老师的课还满着员,下一秒突然有了个空位,铠就给选上了。

当时班助学姐花木兰听这事儿啊了一声,她说守约老师的课不应该不满啊,估计人家俩人要换课,让你给选上了。

铠的中文仍不是那么熟练,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消化了学姐的话,抬头努力的纠正着读音问学姐,
“那我要退吗。”

这时候花学姐咧出一个并不爽朗的微笑,似乎在透过他看当初沉迷美色后痛苦一学年的自己,想了半天只好声声恳切地劝勉一番,
“铠啊,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当时铠还不太明白,现在被留在了教室里二十分钟后,他终于得出了结论。

“守约老师要珍惜我啊。”
“恩?”
“你这么严厉,不珍惜学生的话,你的课就不会有人选了。”

铠一本正经的点着头,对自己说的话十分满意,字正腔圆,意蕴隽永。

下一节课的上课铃刚刚响起,清脆的如同窗外的鸟啼,守约老师看着铠弯了一个盈盈的笑眼,他的回答温柔至极,是时至今日的历历在目。

“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02.
作为一名交换生的国际友人,老师特意关照一点似乎无可厚非,毕竟铠蹩脚的汉语并不能支撑他跟上课程的步伐。

但是守约老师专心致知调整仪器的样子真的好帅啊。

坐在铠旁边的同学无心学习。
铠也一样。

老师拿着仪器讲解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老师修长的手指上,老师低头调整仪器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老师的白发间,老师转头讲解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老师棱角分明的侧脸上。任你360旋转,全方位观察,百里守约的确是一个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帅哥。

梦想是他不会因为你的误差大于0.1%就让你重新做实验。

他在走上讲台之后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分明是隔着三排同学大范围的随意一瞥,铠却觉得那是给他的一纸邀约,他举手要发问,百里守约也看到他了,他又向这边走来——

这像极了恋人重逢在拥挤的火车站,世间百态从眼前形形色色的过,眼中却只余这一人。

虽然他被拦截在别的学生那里。

也是自此刻开始,铠猛然觉得无知也是一种幸运,他恨不得天天问天天听他讲,讲上十万八千遍也绝不厌烦。

后来铠真的不听课了。

03.
“是我的语速太快,导致你听不懂我讲话吗?”

百里守约欲哭无泪,在他并不漫长的教学生涯中这是第一个令他头大的学生。

上课不听讲只顶着迷茫的一双眼睛看他、课下作业也都不做,虽然是门选修但是为了绩点请你认真一些啊?

“你这样会挂科的啊,挂科,重修,学业警示,能明白吗?”

铠虽然汉语说的并不流利,但仍是听得懂的。看着老师焦头烂额的模样却坏心眼的摆出委屈的一副脸,“实验好难啊。”

他低下头去却用余光去看他的老师,身高的优势让他把守约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抿唇却微微翘起的唇角、细长的睫毛下不笑也含情的一双眼、那手指纤细的一双手,那双手,突然抬起来就招呼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真难假难?你上课在看什么,看黑板还是看我?”
百里守约看着铠外表冷峻却依旧孩子气,被问住时愕然却眉目清澈,像是冰原上最纯洁的一滴。

“看你。”
这一粒水珠突然便穿透云层落入心底,惹得心旌颤动。百里守约哑然却在心底笑出声,他的内心的确动容。如此坦然的麻烦自己、做错十分基础的实验、读数都三五不分,他不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孩子了,自然是分得清有意无意有情无情。

“你要是能学好,我让你看个够。”
百里守约笑的灿烂,温文尔雅与白色碎发荡漾在初春微绽的情愫里,拂面的微风轻轻抚过转学生的鬓角,这是铠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春天来了。

04.
百里守约口碑颇佳,撇去对于实验数据的苛求,他仍是一个坦诚的、朴实的、一丝不苟的、单身的人民教师。

单身。
无数女学生标出重点。

百里守约今年29,名校毕业来大学担任了实验的老师,闲暇时间在攻读机械,有意向申请出国学习。这不仅要在他身份上再镀一层金,还引发了同学们的无数遐想。多去几趟自习室,说不定哪天遇上老师在学习,就坐在你对桌呢。

可惜令无数女生理想破灭并且鲜为人知的,全校最想嫁老师top1是个gay。

这个消息是从真亲友嘴里套出来的,当时在食堂遇到花木兰,花学姐诚邀异国学弟参加球赛被一口回绝,热情似火锲而不舍的学姐在劝说了半天“你要努力融入班集体”后,她的学弟语调轻快的和她说,
“守约老师答应让我重做三单元的实验,如果数据精确会给我加一点平时分。”

“什么?我哥不看我打球因为要给你重新阶段测评!”
从花木兰身后突然窜出一个红头发的小伙子,嘴角还挂着半粒米饭一副不可置信,他皱起的眉头似乎要把自己千刀万剐,花木兰眼尖把他一把按回座位里朝着铠一个明媚的微笑,
“百里玄策,守约老师的弟弟,今年大四,机械的,另一个校区,知道的人很少——你别往外说。”

花木兰尾音还没落,铠在这头就握住了玄策的手,明明是大他一些的学长百里玄策却突然觉得无所适从。铠皱着眉头说出客套的你好,然后努力的抑制住了自己。他看上去冷漠矜持孤高自傲,实际慌乱紧张小鹿乱撞,他对于中国文化了解甚浅但十分明白这是在见家长,在场的任何一人若是知道他的想法,必定会十分认真的纠正一番。

“我的中文名字是铠,来自德国,老师对我很好,我也十分的喜欢老师,所以我希望弟弟你能……”

“你叫谁弟弟??”
百里玄策炸了毛并且险些将手里的米饭盖到铠的脸上。

05.
百里守约靠着窗等待安心做实验的学生。他的目光随着窗外的一片柳絮飘忽不定,操场上的喝彩声在穿越了三座教学楼后还依稀残留了几分,撩拨的他心上发痒。

实验室的开放要遵循时间表的安排,即使作为实验老师,百里守约也不能够擅自更改时间。这实在是私心作祟,但却是掂量了半天的选择。他微不可闻的叹息响起时,铠清冷的男音响起地沉稳而淡定,

“老师想去看球赛的话还是去的好。”

百里守约心下一惊仿佛入了什么套,他了然铠的确是在自己身上下了功夫,小小的欢欣与雀跃涌上心头让他嘴角噙着笑反问,
“你怎么知道我想去看?”

“因为马上要到机械系的比赛了。”
铠说的坦然,干涉条纹的红圈在微动旋钮的调节下颤如水纹,

“你还知道什么?”
百里守约闭上眼睛去捕捉那喝彩声,试图确定比赛的进程,风掠过他的发间,更为清晰的则的的确确是身边这个人的存在,听过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调子,百里守约相信那种清冷之外面对心爱之人的笨拙与温婉,是独属于他的。

“老师是gay。”

人民教师眉间一挑,他抓住在眼前漂浮不定的柳絮轻轻抚摸着那纤细的纹路,“谁告诉你的,别听外人的,瞎说。”

“你弟弟。”
百里守约一口反驳的话噎在喉咙里,他原本想再吊着这大男孩一会儿,现在是学生反客为主了。铠抬起头来用那双清澈的眸子看老师被噎住的尴尬与尚未消融的笑意,一堆话压在喉口转成文字迫不及待的说出来,“他说你不去看他比赛是为了我。‘就算哥哥是gay也不会喜欢你’一类,看起来是知道事实了。”

“所以说,家长也见过了……老师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和我交往?”

“家长”二字令百里守约笑出声,他目光落在记录数据的笔上,听着最朴实无华直达心底的情话,眉心骤然一动,

“等等。”

百里守约贴近铠的时候,他都能闻到他白衬衫上理想的皂角味,那是高于百花齐放的异香,铠觉得自己要窒息。他想抬手回应一个拥抱——然而老师,抽走了他的实验纸,并且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数据差太大了,重新做一遍。”
“老师,考虑一下与我……”
“我都说了实验数据十分重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重新做一遍。”

“有我重要吗。”
铠的炽热凉了半截,支支吾吾磕磕绊绊的说出仿佛得不到糖的孩子,可怜巴巴的要一个安慰,

“没有,”百里守约轻轻抱住他,他近在眼前气息清晰,拥抱过后该是亲吻的舞台,但人民教师的确是在某方面过于执着了,他故作生气,

“但你真的得把实验再做一遍。”

评论(1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