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猫咪说不准用手。信婉

好久没摸了给冷坑的小姐妹们开个荤,小两口咋搞都是甜的,有换装kunbang注意口味。


点这里


随缘看车阅后即焚,翻车不补票。

双栖。明弈

【明弈中秋十二时-十时】


#明世隐x踏雪寻梅+天元之弈,双倍快乐。

《双栖》

文/聿鸦

天元之弈进府时清明小雨加以一阵寒风,小少年瑟缩在明世隐身后不知是冷的还是生怯,可之后他的确病了一场卧床三日,让尧天众人好些怜惜,公孙离给他拿了药茶,杨玉环给他送了点心,连裴擒虎都举了个糖葫芦进来虽然之后被狠狠训斥了一顿,唯独踏雪寻梅不言不语最后没法解了自己裘衣盖在他被上,天元原本在昏睡中唯独知晓了是他似地睁开眼睛,冰凉的小手抓了抓他指尖。

那双小手冰冷又怜人仿佛天寒地冻中一块坚冰,梅梅被明世隐于凛冬中接回,这些年好不容易养好身子却依旧十分畏寒,天元那双眼如同可怜兮兮的幼犬让他心尖一酸,无法...

这是何等的幸福介到了明老师x星星,感谢我油 @想被倒一身小奶猫 让我上天入地无敌快乐到猛男落泪,我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去按倒狂亲不依就死在她怀里(bu)我好了,我不仅好了还活了还可以还能够了!!!

SHOOT AND SHOOT。信婉

#推荐配合BGM食用:《lock me up》-the cab


#双杀手设定,我赶上七夕了,我好嗨,写这个好上头啊[。


 


 


 


“我都说了,事情不是这样的。”


男人压低声音紧紧抓着搭档的手腕,并非是李信不怜香惜玉把女性细腻又白皙的手腕握出一道浅红的印记,那双手里握住的小巧玲珑又淬着寒光的匕首正抵在他的小腹上准备朝他的腹肌咬上一口,穿着白色礼服的上官婉儿冷哼一声呵斥他,


 


“所以你要在这里和我闹?”


 


两人僵持着谁都不放手,那锐利的刀尖几乎要划破李信高级定制的西装了,男人把这团快...

我拉郎从不考据,觉得合适就拉了,觉得喜欢就写了,强行抠糖√强行官配x

我喜欢=性格合适⭐️脸好看⭐️相处模式完美⭐️,别拉着我分析剧情,那吃书背景我·不·Care蟹蟹

不知故梦。明弈

#我知道这个题目娘了吧唧的杀我吧我想不出来了,be题目其实是he!!!


#是可爱uu溯回时间的梗,星星生活美满的if线,我再也不是四处答应写又不动笔的渣男了。


 


 


他端着架子喊了一句方士,肩上那裘衣不是自己给他那蓝色的款式辫子也未编起,说是额角双眸并无二异却总觉得与记忆中的样子相差甚远,最远的那当属他站在狄仁杰的身后朝自己毕恭毕敬的行礼,而后起身,他眼中并无笑意。


 


明世隐面对这送来的天才棋手哑然失笑,宫殿之上女帝说狄卿有赏将这小少年从头之至脚扫了一遍,而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听闻方士通晓棋术,何不与这少年弈上一场?


 ...

好孩子从不抽烟。信婉

#现代paro短打小甜饼


# @阿苏苏 我凯子。感谢我信哥不嫌弃我排位依旧愿意听我嘤嘤嘤


 


 


 


《好孩子从不抽烟》


 


文/聿鸦


 


公司近期业绩不太好而相对高层的员工们则是身先士卒在办公楼里加班到了十点半,同事问他走不走的时候李信刚刚喝干最后一滴咖啡,他的屏幕停留在已经七修八修的设计方案上,最后点了一遍保存后棕发的男人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觉得还差一点,但我不知道,大概可以了吧。”


 


“出去走走吧,”同事拍拍他的肩膀,“抽根烟。”...

爱情魔药。明弈

#第一人称视角

#现代paro小甜饼,还好赶上了,521快乐

《爱情魔药》

文/聿鸦

01.

“我希望你如实相告。”

我是一个药剂师,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的药剂的确能够让人失去/得到某种情绪,这当然能够用于变革与斗争,但我坚持这只应该用来挽留爱情,即便如此,这仍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职责。千万人前来找我却因为言语太过片面而求不得一星半点,他们想要挽留却做不到如实相告,我总会在开头这样告知,语言平淡仅一次地告知。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前的先生有些焦躁,他有一双异色瞳,带着单片眼镜,金色的链子垂在耳边,还有一头刻意染过也不知天生却不显老的白发。他是一个优雅而美丽的先生——简...

你说这是命中注定。信婉

#哨向,装作521贺文而不是520没码完


#我立志把所有paro写尽,哨兵婉向导信。


@苏酒酒 我和你也是命中注定。


事情发生在战火平息之后,李信气喘吁吁地把这个同盟军从废墟中拉起来,外邦的战车残骸把她的半条腿压在了里面,他把胳膊支起来将金属架抬起,少女吃痛地滚出来躺在他的腿上。


一个累得动不了而一个能判上二级伤残,少女的高马尾被扯掉了半截无精打采地耷拉在脖颈,这时候彻底摇了摇头让那头绳掉在地上流泻出一片墨色长发,上官婉儿仰头去看那棕发的青年,喘息平稳下来之后笑弯了眼,


“小哥,谢谢啊。你真是我见过的十分厉害的哨兵。”


李信想说些什么,可他一口气没倒过来灰...

第一百零一条禁令。明弈

#未来科技paro.大量私设


全文1w左右请慢慢阅读。我是改不了虎头蛇尾中途改设的毛病了


弈星站上角斗场后他的脚底变成了平坦的淡蓝色,钟表指针尖锐地走动着令人想起滚石的声音,距离开场还有十分钟,两侧环廊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如果弈星再赢下这一局,那么他就能够拿到时空之愿许下自己的愿望!”


科技爆炸的3030年世界终于混为一个整体,快速增长的知识与科技终于让他们走向情感的尽头,存在于造物之初的兽性。被誉第四次世界战争的时空之战能够满足胜者一个有悖于时间、常理的愿望,弈星的脚下是无数可怜人的骸骨,他的耳边却是无数人的欢呼。


“我们十战一平九胜的少年能否成功呢?时空之愿...

1 / 8

© 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