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醉酒之后。约铠


这两天在外地,昨晚很晚回家没赶上七夕末班车.迟来的短打小段祝大家七夕快乐!

恋爱选我我超甜!


《醉酒之后》

文/聿鸦

“在海都,真正的贵族都是有宠物的。”

事情发生在酒过三巡之后,守卫军的七夕节在畅饮中度过,而铠这位异乡人很明显在不明白游戏规则与酒量不佳的加持下,成为了第一个醉倒的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亲昵的搂着百里守约,蓝色的眼睛里一碧如洗,在认真且动情的注视之后,打了一个酒嗝。

“我妹妹就有宠物,像米莱狄,她有一堆宠物,而我什么也没有。”

百里守约对于醉倒的人毫无办法,他一边把铠扶正让他趴在桌子上,一边小心的推开跃跃欲试往里添酒的剑仙大人。

魔种枪手刚腹诽一句原来那些机器人都是当作宠物对待吗,铠那边又开口了,

“就因为我是长子避免‘玩物丧志’就不让我拥有宠物,真的是太过分了。”

他说着伸手去够面前的酒碗,百里守约眼疾手快抽走了,朝着桌上几个人做了个口型,

第四坛了,不能再喝了。

“我喜欢毛茸茸一点的,但是又不能太弱小,带出去会很威风的那种,又可以把脸埋到毛里,”

铠说到一半去看百里玄策,那种露骨的眼神从他柔软的双耳看到了翘起的尾巴,把小狼看的毛都炸了起来,

“所以,你很喜欢玄策的吗?”百里守约眉头一挑,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是啊,我很喜欢他,所以想让他均衡饮食才能长身体。”

他嘟哝了一声,又窝回了桌子上。

百里守约向弟弟做了个“你看果然是这样”的表情,而百里玄策被这个直球喜欢打的一阵恶寒甚至难以接受,前些日子他还对于哥哥给这位剑士加了个餐表示嫉恶如仇义愤填膺,讲了一通“你看他都不喜欢你弟弟你居然给他加餐”,如今有些打脸并且感受到了“酒后吐真言”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比如你一直觉得人家在针对自己其实他内心超喜欢超想撸一把毛。

我不会让他碰我的,想都别想。百里玄策暗下决心。

“所以说,玄策啊……”铠皱着眉头,食指刚刚抬起要指向小狼的方向,百里玄策脑子里瞬间闪过了“在他要用那种撩人到不行的恶心话告白我之前让他闭嘴”的念头,和他的哥哥一秒站到了同一战线,

“队长铠哥喝醉了赶紧让我哥送他回去吧!”

而花木兰则处于一天的困倦以及酒的催化下包着酒坛早就打起了盹,被喊了一声也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苏烈大叔笑笑说咱们散了吧,话音未落小狼就一溜烟的从饭桌上跳了下来跑回房间。

真是个害羞的孩子啊。

百里守约揽起烂醉的异域剑士时微不可闻的笑了起来,像个孩子的可不止一人。

“我好想要宠物啊。”

他背着铠朝着守卫军的宿舍楼走去,和平而又宁静的味道一如既往,铠的发辫垂在百里守约的脖颈旁,那根根发丝带来了令人目眩神迷的骚痒,铠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落在地面,月光一照都成了潋滟波光,强壮的异域剑士背起来没有那么沉,卸下铠甲的他甚至显得颀长,高鼻深目都融化在夜色里,柔美的像是婉约派的诗行。

他现在像个小孩,要展示自己心尖的柔软,控诉家族期望给他套上的铠甲让他毫无柔情可言,百里守约背着他慢慢走着,想铠字里行间毫无失态的意思,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调也未曾变过,可他觉得自己的心的确被击中了,而且是打了个正着。

偏要说时光追溯的话那得是第一次的并肩作战,百里守约听到收队的号角,然后在狙击镜里看到铠褪去戎装喘着气微微起伏的胸膛,铠的眼睛里是战后烽火弥漫的大地,鲜血与硝烟的味道陌生而熟悉,百里守约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一点星芒,那一点星光绽放开来化为擦肩而过时打招呼扬起的手掌,化为家常便饭日日可见的佳肴,甚至入了梦,成为桌前对饮三十年女儿红那纯粹到迷人的酒香。

我会越来越喜欢你。

他轻声念叨着,像是甜美梦乡之中的呓语,那侧脸俊美而迷人,百里守约抬头用唇间轻轻蹭过他的面颊,却又像做错了事情一样猛然转头,醉了的那个人被他发间的耳朵痒的打了一个喷嚏,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样蹭蹭,很软,于是满足的一笑,再蹭蹭。


>>>

end之后放一个傻屌的小脑洞。

Q:请问铠先生对于养狼这个事情有什么心得吗?

铠:奉劝大家不要养。

Q:为什么呢,养个小的(有所指代)不好吗?

铠:小的咬人。

Q:那养个大的,懂事的。

铠:大的吃人。

嗯…这个回答…值得思索。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