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听说电子竞技没有爱情。荒花

给TC的电竞paro!勤劳的她特别好看!

@「TC'onne

#控制不住我自己于是激情写了一波团战!

(上)

“好的,我们现在开大收割,我又看到了一个五杀的机会。”

“来,对方辅助赶过来了,不过我们不慌,先一个闪现,然后。”

“……”

屏幕突然黑下去的时候知名中单选手星轨稍微抿了抿嘴,他这一即将让笑意喷薄而出的小动作遭遇了粉丝的疯狂截屏,然后弹幕上一群“6666”应约而来。

“死因:我看到了五杀的机会。”

“死因:我看到了五杀的机会而且不慌。”

“死因:我看到了五杀的机会而且不慌来我们交一个闪现。”

“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看星轨打翻车局啊!他每次失误都会笑一笑!!天哪太可爱了吧。”

“楼上说的对啊所以66连胜呢。”

“星轨打回去啊!”

“40s复活时间你怕不是失了智。”

高冷如星轨,职业的电竞选手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小失误就自暴自弃,于是他面无表情的戳开了战绩,对着自己8/1/4很满意的挑了个眉,然后目光移向了让自己收割失败的小辅助。

0/0/15。

高冷如星轨,认真的分析了一下这个辅助的出装,这一身肉装,制裁了自己的吸血adc的攻速还外带了减速反甲,常年半血溜团堪称钓鱼执法,自身又带奶技能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高冷如星轨,十分淡然的薄唇轻启,

“我强烈建议游戏删除这个英雄。”

“震惊!国服中单居然被辅助制裁,口出狂言要求删英雄是为何!”

“震惊!小辅助扼住了星轨大佬的咽喉!”

“震惊!这个辅助,这个辅助……不是花鸟卷小姐姐吗!!”

“花鸟俺の嫁!巅峰赛撞车啊星轨大佬!!锤爆那个辅助!”

“国服辅助?”

“对滴人美技术好,嘻嘻嘻我老婆真棒。”

“没错人美技术好,你老婆真棒。”

“??一丝绿意。”

defeat响起的时候国服中单的66连胜挑战以失败告终,赛季末正是连冲排名的时候,善用中单以gank横扫天下的星轨感觉到了人生的第一次不服输,强烈的责任感与自尊心让他清了清嗓,低音炮一发轰炸又成功斩获了无数粉丝的芳心。

“不就是国服辅助,她一个辅助还能让我再次崩盘?”

说着他已经恢复到了开始列表,右边一小列的名单正是“最近组队”的显示。他看着那个名为“风月”的玩家右下角的状态,在“已开始游戏”亮起的时候再次点开了开始。

越高段位玩家越少,被弹幕夸了一番机智boy的星轨在开局成功看到了对面的id,然后眼疾手快。

禁掉了上局另一位国服用的辅助英雄。

“星轨大佬:不就是一个辅助。”

“打不过还不让我禁吗!”

“星轨大佬又调皮乱禁英雄了??”

“依稀记得星轨大佬以‘这个英雄名字和别的英雄名字长度不一样’为理由禁掉英雄。”

“禁辅助失了智?强势c位说放就放看不见对面是一楼吗?”

“花鸟小姐姐的辅助被禁了啊!!星轨大佬你太坏了啊!!”

游戏id为星轨的主播玩的一手好中单,带控游走gank和打野六分打投是碾压局的常态,而他这种快速打法其实很苦手后期的四保一。禁掉辅助之后他算是松了口气,只要自己能拿到常用中单位,这一次就算是神仙也阻止不了他打爆对面。

然而半秒后屏幕上一把小锁哐当一声把自己的拿手英雄关进了小黑屋。

“隔壁刚回来,花鸟姐姐禁的。”

“哈哈哈哈哈你禁我辅助我砍你中单??”

“怂?”

“礼尚往来,人间不值得。”

五秒,

星轨拖动着英雄界面在法刺与爆发中犹豫不决,

四秒,

爆发型法师能够一套秒掉对面c位,但是这个版本战士伤害不低,后期开团转cd实在太伤,

三秒,

法刺能在战场上更快的穿梭,但是对面辅助如果死保c位自己很有可能被丝血反杀,

两秒,

果然还是自己的神之子最好用,禁我法师,是个狠人。

一秒。

系统随机定上了一个法刺。

同样迟疑且犹豫,强行撞车的辅助小姐姐位居五楼,在本家一刺客两战士一坦的情况下定下了法刺的位置,屏幕上再次一片666的时候星轨的左眼皮一跳,他心想不好,这局要崩。

他的感觉次次准,果然打野开局反蓝,和辅助买一送一被抓崩,他一个三段位移的法刺硬是被花鸟压线走不了河道,支援无望在中路打了四五圈麻将,眼看着全局3-10的比分而自己与花鸟的0/0/0格外突兀,撇一眼经济更是默契的不得了。

中路一塔是中单的信仰。

这一句话简直是万千中单的共识,但是对面中单既然宁死要把自己栓在塔下那么别无他法,星轨看着半血的塔说的的确是这塔不能要了,他看了一眼上路已经被追到了野区的adc与坦克,放弃了塔底交锋的一波兵线,转身钻进了野区凭着法刺灵活的操作与并不低的经济,拿下了一波双杀。

保住了的射手与坦克是这局翻盘的关键,打野崩盘只能由他怒切对面c位,中期之后比分拉到了15-25,他的手心已经开始出汗。星轨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谈笑风生的主播,可回城期间仍能看一眼评论低笑着调侃一句,这次他紧紧盯着小地图,看着对面的位置,生怕对面法刺突脸,一波团就毁于一旦。

他想自己在打职业联赛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的紧张过,技能的施放音效与狂乱的心跳声简直让他分不清游戏与现实,他在野区周旋着试图抢走八歧大蛇,这是最重要的一波,百鬼夜行这波强大的兵线谁都挡不住,自己家已经被逼到了高地,尽管对面还留着二塔,仍能够直接拆到水晶。

仅仅是在一瞬间,他突脸将对面的adc挂上大招紧接着闪现出团,他的技能不能将对面adc秒杀,却能够穿过大蛇时造成一定伤害将它抢到!蓝色的技能顺着路径飞速向前,他舔了舔干的发白的嘴唇,却看着一个俏丽的影子闪过——对面法师交了闪现挡在了大蛇面前,这伤害仅打掉了她五分之一血,他呼吸一滞,百鬼夜行开始了。

己方波次?!

打野的头像灭了灰,但是他的确点下了那一个惩戒。

能打,对面中单没有闪现。

他的脑子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手上动作紧接着突脸进了团,他也没有闪现,花鸟也没有闪现,大蛇一没他跳进人群切掉了对面两个战士,自家adc也十分争气秒了刺客,他当时正残血,果断拿下小野回到半血的时候一看其余三人血量在急剧下降,野还没打完,他把镜头一拉看到了花鸟操纵的法刺在三人间翩翩起舞,她躲掉了无数的控制技能又凭借着多段攻击秀死了adc和战士!

坦克支撑不住的,不能让她回去。

百鬼夜行的兵线刚到敌方二塔,半血蓝条也不多的星轨赶回战场时坦克的头像刚好灰了下来,花鸟玩了一个吸血的法刺,而他毅然决然的空了两段位移技能突脸上前,他们绕着一个小野周旋,一边将控制交在对方身上一边用着范围伤害吸一口血,他的蓝不多了,花鸟玩的英雄伤害不如他高,吸血却是厉害的很,他1/4血条的时候花鸟还在2/3上,solo战场上是一个关乎中单荣誉的事儿,他要逃那么他完全逃得掉,但是花鸟也会回城清掉百鬼夜行的线,他吸了一口气。

百鬼夜行已经上了高地。他技能突脸直直闪到了花鸟的面前,星轨的蓝条空了。

屏幕暗了下来,他输掉了中塔,输掉了solo。在此时他迅速的搜索了花鸟的直播间,点进去的时候小姐姐在大波的兵线前无力回天,星轨看见她下压的嘴角和微微蹙起的眉头,花鸟卷的确是一个美貌与实力皆备的女主播,她淡粉色的唇线看的他心头一颤,绯红飞上脸颊的缘由不知是战斗的余韵还是其它,弹幕上有人刷花鸟小姐姐尽力了,什么对面是国服中单啊居然禁掉了辅助,花鸟卷翻了一下评论咧开嘴角一笑,眉眼弯弯与柔声细语是谁也抵挡不住的。

“可是他真的很强啊。”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如桃花脸颊一片细小的绯红,语罢用手轻轻揉了揉,附带了浅浅的一笑。

他动了动鼠标,已订阅。

顺手点了一下礼物,在花鸟卷的礼物榜上突然登顶的家伙,名为星轨。


(下)

今天星轨的直播间热门话题也是“花鸟小姐姐和星轨大佬双排了吗”。

是的,当然是的。

被刷了礼物榜的花鸟无论是惺惺相惜还是抱着崇拜的念头,都与星轨交换了私用的qq,他们两个当天都提前下了播然后接通了一个语音电话,

“你一秀三真的很漂亮。”

“中单果然还是意识强更加重要,无论是让下的一塔还是突脸现身,啊……我真的是来不及清掉那波兵了!果然还是职业选手的星轨大神比较强啊!”

“花鸟,”

“嗯嗯??”

“我叫荒,你叫我名字就好。”

“欸?”

“以后一起双排吧。”

荒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语音电话微弱的电流声,然后是一声轻笑,清甜的女音推开他心尖的一点阴霾说,

“好啊。”

两个国服同时出手,一个控中支援,一个保c开团,他们在巅峰赛里所向披靡,直播间的粉丝们有私下拼cp的,截下了无数个星轨大佬笑起来的瞬间,另一边花鸟姐姐脸颊微红。他们打过不少激情澎湃的局,基本上每一个团战都扣人心弦,可粉丝们最津津乐道的,还是一个3-12的逆风大局,荒咳了一声,然后对护了一个菜鸟adc而委屈巴巴的辅助说,

“要是这一局赢了,那么你能陪我去打今年八月的职业联赛吗。”

花鸟笑了他的小孩子脾气,却最终说了好啊,你带赢我就陪你去打。

后来那局输了,电子竞技菜是原罪,缺少了adc的强力输出他们最终死在了一波团上。打职业联赛的事儿似乎从此存在了荒心上成了一粒朱砂痣,花鸟对于这件事儿也闭口不提。扯cp的粉丝糖了半年突然插下一把大刀,说这到底是天公不作美还是缘分不够。但是七月底电竞出了之后,代表yys的战队里,中单妥妥的星轨,而辅助的名字则是,花鸟卷。

“入股入对了!!!”

直播间一片普天同庆,电竞圈难得押对cp,更有剪辑视频截下两人了娱乐局里的一颦一笑,帅男靓女甚是惹眼,刷出“结婚”两个字的则是yys的独家专访,上单酒吞与打野万年竹的采访结束之后,主持人笑盈盈的一双狐狸眼把话筒往两人身边一递,

“听说我们的星轨大神是在一场逆风局里将花鸟卷邀请到yys战队的,但是听说那场世纪大战的结果是失败,所以花鸟小姐是因为什么而加入yys战队的?”

屏幕上荒没什么表情,一边的花鸟倒是忍俊不禁,古典的美人脑袋上扎了两个小丸子,比直播看起来多了几分清纯与可爱,她兼备女性的优雅将手放在唇边掩了弧度,一双眼睛俏皮的眨了眨,

“这个问题嚒,是因为我们的星轨大神哼哼唧唧了一个晚上不开心,为了哄他开心加入的哦。”

荒斜了斜眼睛抿起的嘴角是一个存疑的弧度,他甚至往后收了脖子,从头到脚都是一副“什么我是这样的吗”的表情。

“我就是多提了两句而已,那局我真的尽力了。”

“你没有哼哼唧唧?”花鸟笑着偏头看他,“哭哭啼啼?”

“我是小孩子吗。”荒哭笑不得,他摇了摇头揉了一把花鸟的发髻。

直播间的小伙伴们表示,这个视频我刷爆。

看啊星轨大佬实力宠cp!

瞧啊他们深夜下播还连麦!

而荒被冠名醋缸中单则是在职业联赛之后的采访,adc妖狐最后团战一波天秀配着辅助丝血三杀让yys战队拿下联赛第一名,大功臣在采访中亲昵的揽过花鸟卷,讲着什么“小生能完成这一波天秀全靠我的辅助,花鸟姐姐这波奶给的好……”而到了荒采访的时候,他面对闪光灯清了清嗓,第一句就是,

“妖狐,你说什么‘我的辅助’,那是‘队里的辅助’或者说我的专属辅助,她一直和谁打的双排?”

此番言论一出震惊了整个平安京,粉丝乐呵呵的刷着cp甚至揣测着如此登对的两人是否已经在一起,而结果揭晓则是一场娱乐局的直播,随机英雄之后花鸟那头叹了一声气,“啊我不会玩这个英雄,超级菜的那种”,而这边荒也是随机到了一个白板辅助,开局战况惨烈,花鸟难得打出0/5/2的战绩,镜头里嘟着嘴闷闷不乐,她说,“荒啊,我真的不会这个英雄,咱们两个英雄正好相反,换一换好了。”

那边同样1/4/1的荒抬了一下头说,好啊那就换一下。

然后花鸟那边没了人影,荒这里多了一个丸子头,白皙的手伸过来抓走了荒的手机,留下了一个小鸟壳的手机。

今日打脸话题:谁说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