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在那繁花盛开的地方。策乔

小霸王语音怎么这么甜,我死了死了。

听桃源恋歌写出来的,她们真的好甜啊😭

流传名字有所不同还是选择了大乔→乔莹 小乔→乔婉这样。

《在那繁花盛开的地方》

文/聿鸦



“对于他嚒……”

乔莹轻轻簇起眉来,漂亮的蓝眼睛让人瞧上一眼就要跌入其中,两条麻花辫安静的在身后垂着,发顶落了一片桃花。

“必然是喜欢的啊!”

“咿——!”

乔莹被妹妹接了这一句脸颊便瞬间红了起来,她慌乱的去捂她嘴巴,可葱白玉指遮不住小姑娘心直口快,手还未到嘴边,乔婉就已经讲了那人一连串的好。

“孙策哥哥每次见我,都‘妹妹’‘妹妹’喊我,听着亲切,他还英俊又帅气,谁不愿意有这样一个大哥呢!”

分明是妹妹的应答,乔莹脸上却烫的出了色儿,像是被剥出了什么羞于见人的小秘密,这时候风儿送来了熟悉的海香,那人腰间的坠子有着与自己法杖相同的血脉,于是在脑海中的轮廓一颤。她眼里的那一汪清泉起了波浪,抬起头来恰好撞上少年被光线勾勒的分外好看的脸庞,心上的铃儿便跟着叮叮当当的一响。

“哎,都在呢,”

他自然是英气的,眉峰间那骄傲与神气让人移不开眼,棕色的碎发间还沾着水珠,连那声音都能让人想起大海与天空,雪白的海鸥一声啼,他灿然一笑,

“我接香香回家,吾妹!”

桌子那头双马尾的大小姐嘟哝了一声,提着火炮往他手里一送,眉眼间却抑制不住的甜,是乖孩子得了糖一样的炫耀。这边乔婉便看的小声惊呼起来,

“孙策哥哥,刚刚大家还说到你,婉儿可喜欢你呢!”

“我也喜欢妹妹!”

乔家姐妹自然是照着年龄分的,喊一句“大乔”“小乔”就知晓的了谁是谁,有那关系好一些的叫“乔姐”“乔妹”亦是分的出来,像孙策这样直接喊妹妹的便像是按着亲妹妹待的。这一声声亲的像是一家人,乔莹垂着脑袋,心上烫着,仿佛要被这六月份的天给烧起来。

“乔莹,”

怕了半天却仍被点到名字的女孩儿微微一愣,却见着人俯下身去轻轻吹了自己发顶,不忘指尖敛了下自己的刘海儿,扬起嘴角露出雪白的牙齿。

“好了,你头发上落了花儿。”

他转身还带着淡淡的海香,腰上的那坠子她感知的清,一头小鹿横冲直撞,轻轻在自己的耳边说,

瞧,这不好好带着吗,

所以,那就是所谓的缘分嚒。

乔莹仍能想起被送往这学府的第一天,她手持着明灯的法杖,在迷阵中站定。

魔道的女孩儿是家族的骄傲与希望,她该坚信她那纯粹的力量定会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她亦是一路破阵,看的清波谲云诡变化无常之间的玄妙,可她在最后的最后迷失在虚空里,离那门只有一步之遥,身上却似有千万条锁链束缚。

一定要走出去啊,要是不成功的话……

她握紧自己的明灯,试图从那杖上寻求半分的温暖,然而孤寂与绝望仿佛才是自己的伙伴,她闭上眼睛恍然间是家中的藏书阁,又骤然变为魔道中叫嚣着的魑魅魍魉,在无数个夜晚成了魇无声的宣告家族倾颓。

有没有谁能……

万千只手从地底钻出想要将她拖入困兽的口中,乔莹不敢睁眼,不敢感知,不敢用自己的魔道触碰这片虚空,它仿佛存留着自己最惧怕之物,而稍一不慎自己就要被拖入其中,不得安宁。

帮帮我啊……

如果上天眷顾的话,定会听到魔道女孩儿的祈求吧。

有号角声自远方响起,船只划破迷影在地上留下一道美丽又动人的水痕,褐发的少年将船锚抛出走下船来,向她投以一个灿烂又动人的笑。

乔莹这才发现自己的腿上没有那囚住自己的锁链,困兽所在的地方空无一物,反而是那笑容迷了眼睛,让人着了魔般看一眼便再也离不开,

“是你在指引着我吗?”

她低头看向自己灯杖里的微光,然而少年不容她开口便上前一步牵了她的手,那温暖有力的一双手似是光明将她从黑暗的桎梏中拉起,他将自己邀上船,然后才发现,自己所站立的地方,原本是一片漂亮的海波,一个打着卷的浪花,那翻涌着白沫的地方,像极了星星点点的花儿。

“脚下站立着浪花的话,一定是一个十分美好的人儿啊,”少年唇角一挑,剑眉星目甚是动人,“我是孙策,谢谢你的指引。”

乔莹后来才知晓最终到达的地方的确是可以称为“内心”的地方,那么是那个少年看着光便到了自己的心里嚒?

说起来十分丢人的经历,自己当时却不可控制的还送了人东西,讲的是什么给你罢,这样我便能找到你,你也能看到我的灯中的光。

但是呢。

这可不是好好留着了吗。

六月的风儿果然是暖的啊,如此轻轻松松的一个相见便能给人吹红了脸,白云还是悠悠的,风光大好的日子还飘着花儿,那么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心中也是繁花盛开的地方罢,是、必定是觉得好看的!



“阿姐呀,”乔婉虽说小了那么些个年岁,却是那爱神青睐的人儿,女孩粉嫩的脸在碧空下花圃旁格外好看,弯弯的一双眼笑盈盈的,便能让人想起了什么恋啊,爱啊一类的东西,

“对于他,”

“必然也是喜欢的吧?”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