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2+0.3=?约铠

#送给高三毕业的小可爱们,我数学老师的棺材板要盖不住了
#明明是写六月的硬生生压到了七月发,我都不知道我能写出这么腻的校园

>>>

试卷、书本、空掉的咖啡盒,

蝉声、星空、黛色的天穹。

百里守约无数次的想过他毕业的时候站在教学楼下,纷飞的书页像是展翅的蝴蝶,那鲜活的生命挣脱了桎梏迫不及待的飞向天空、亲吻云朵,在蔚蓝与雪白的交界落下一纸美丽的剪影。现在他站在这里,在这个与梦重合的地方,他与自己的高中进行了最后一次对视。他用尽了所有的时间酝酿一双款款而动情眼睛,似是用目光缓缓触摸每楼里的一寸,烙下一个永恒而深情的吻。

他想自己对于高中所讲的无非感谢,却听见身边女生窃窃私语,柔和而清澈的调子像极了鸟儿的啼唱,她们在说,

“又有一个告白的,好感人噢。”

“呀,都到了这个时候,不说就是永远的遗憾了呢。”

“所以,你有没有想要告白的人啊?”

你有没有想要告白的人呢?

有啊,他莞尔一笑。

新雨拂除了落在角落的尘埃,老教学楼的白灰墙面上还残留着历届学生的斑斑劣迹,他走过转角,想起他们曾在这个地方撞了个满怀,那个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和略微发红的额角透着三月里花儿般的红,娇嫩的模样与他严肃且认真的表情搭配起来极为可爱;他踏上曲折的楼梯,想起他们曾经隔着一层用眼神与微笑交流,他恶趣味的一个wink让那个人红了脸,那个人害羞起来会有一双犯了错小孩般飘忽不定的眼睛,看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像是在看星星;他走上高三的顶楼,耳边的喧嚣曾经是死寂般的压抑与静谧,这里的风绝不嚎叫,他们就是这样并肩站在走廊里,陪着安静的阳光相顾无言,那些日子风光大好。

他停在第二扇门前,内心轻声说着,我想要告白的那个人就在里面。

他该怀着一种诚惶诚恐的爱意踱步在木门的另一侧,小心翼翼的像只猫咪害怕脚步声会让他发现爱的端倪,然后深呼吸准备好讲述的姿势与面对一切结果的勇气,壮士断腕的像是做高考考场上6分的选择题,走进去,对他讲,

“阿铠,我喜欢你。”

“恩?”

那个人的唇角蹦出一个悠长而轻柔的音,他有着漂亮的蓝眼睛与微长扎起的小辫子,微微扬起头的姿势都与这张脸这个人极为搭配。他蓝色的眼睛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百里守约无数次的不自觉跌入,幸好他娴熟水性总能找到海里的一角陆地,怕是不知道溺了多少次才长了记性。现在他又要失足了,仅仅因为那双眼睛微微的一弯要带上三四分让人痴迷的笑意。

“守约,你犯什么毛病。”

“我认真的,阿铠,我喜欢你。”

他又说了一遍,手指该不自觉的弯起扭动,甚至扯起衣服的一角,如果第一遍是有毛病,那么第二遍第三遍过后,你总该看到我的坚持。百里守约想,如果我能,我就要把心掏出来给你看,让你看看它里面都是你。

“我也认真的,你发烧了?高兴糊涂了?”

拒绝人的时候不应该带着笑,铠如果知道这个道理,就应该板起脸来用那个酷哥儿的形象与低沉的男音说一句抱歉,而不是好整以暇用一只手拖起脸蛋,手指滚动着收拾书包时漏掉的一根签字笔。他的唇角分明是上扬的,却要眉头也扬一下做出骄傲的样子,下巴也要微微抬起,把骨子里那点自豪都展露出来。

“唉,要拒绝的话就应该更加彻底一点啊,欲擒故纵的话风筝线要跑了。”

铠倒是从善如流,他把手圈起在唇边假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诚恳至极。清风抚摸着窗边绿树的一枝,悠悠的递来聒噪的蝉鸣。阳光透过明净的窗问在他的眼睑上,那隐隐绰绰吻下的阴影将含着笑意的情绪隐匿。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那我能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吗?”这时候他额角的白发被风吹的扬起,干净的男生在阳光下连衣边都仿佛是皂角的香气,“2+0.3等于多少?”

“2.3?”

“不对,是无穷,”他说,“我和你认识两年零三个月,加起来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总时长,但如果我能与你共度余生,它就是无穷。”

百里守约的脸上是势在必得的笑容,他看着自己的心上人眉头一挑,指尖的笔如同飞舞的蝴蝶,笔杆上光滑的脊背在旋转中熠熠发光。

“错了,如果要用年来算作2,3个月应该是3/12=0.25,应该是2+0.25,”铠的语调一转,他把自己面前那双手轻轻的托起,那个无比熟悉的温度正随着接合的一面传递,升到脸庞染上如同酒后微醺的绯红,随后一枚轻吻缓缓落下,把结果说的柔和又动听,“不过答案还是无穷。”

他做完这个动作偏着头朝人一笑,棱角分明的轮廓都柔和上了不止三分,这种甜腻的情话在感情线的发展中极为受用,告白不成反被撩的一方肩头略微一耸,毫无恼意地俯下身去。他将情感诉说在一个吻上,唇齿交合之间都是阳光的香气。他们的故事其实并不与绚丽的六月同期,或者说蠢蠢欲动的两个人拥有更为勇敢的内心与骄人的胆识。

铠有一副生人勿近的酷哥模样,却拥有妙笔生花的能力会在归还的饭盒里塞上夸赞的小纸条。苦手于数学的百里守约在做不出题之后会撒娇样的挤出微笑,活脱脱是笑着活下去的表情包,铠也不恼,不知不觉中就承包了他的所有科目。刻骨铭心的或许是两人课间打闹导致的走廊里的罚站,空荡的走廊里站的笔直的两个人不知何时勾住了对方的指尖;或许是又急又大的那场雨,两人被误锁在教学楼里度过了相拥取暖的一夜,而双方弟妹在家里急的要报警;或许还有没有用语言诉说的告白,一片轻吻下去以后双方不出所料的红了脸。

你看冗杂的练习册里有花体字涂的山河,那一笔每一画都是心烦意乱不知所措的表征。这撷取出来的碎片林林总总模样不一,却又着奇妙的共性,它们大踏步的向前涌入一条名为爱意的河流。

如果仅一个吻不算是告白,那么得出今日违背常理的答案之后,璀璨的六月已经没有遗憾。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