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约铠。劫后余生

讲解员约x文物铠/恶魔领主x天使战士。

 @vvv 旺仔的梗√

520表白一下大家,感谢陪伴与支持,能和我一起开脑洞实在太开心233

“大约八百年前,恶魔以摧枯拉朽之力毁灭了天使的三座城池,这是决定性的一战,也是历史上著名的转折点,自此以后天使销声匿迹。噢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遗迹如此重要。”


“大家来看一下这个没有什么光泽的铠甲,主人肯定不是什么六翼天使,实际上也不存在那么多翅膀的天使,历史会告诉你那是杜撰的,不存在的嗯。”


“所以说这就是历史上看起来很厉害,实际上没有什么意思的战争。”


“最后是恶魔赢了啊?”

“那是当然,恶魔强大果断,怎么会输给……”


“信口胡言,什么讲解员,临时工吗。”


“……”百里守约嘴角提着一个弧度怒拍展板玻璃,钝音冲击着耳膜让游客们皱起了眉头,什么“微笑原则”,什么游客,百里守约只想拉开玻璃门把铠甲里面的那个老古董揪出来揍一顿。


“能不能不要打扰我工作。”百里守约咬着牙压低声音朝着玻璃踹了一脚,铠甲倒是如约而至传出一声闷响,“你再敲一次玻璃试试。”



百里守约挤出一个商业化的微笑领着他的游客向下个文物走去,英俊帅气是他从未差评的原因,撇去恶魔吹的讲解过程,撇去到这个古代铠甲便失了智般的捶玻璃,他仍是个优雅而彬彬有礼的讲解员。


如果有沉迷于八百年前历史或者说沉迷于这位讲解员小哥的游客,大概会发现那个低沉的男音每到这个展馆便要怼一番讲解员小哥,这听起来仿佛是每日打卡一般的尽职尽责,除了日常上班的讲解员也就八百年前遗留下来的古代文物。


其实两者是可以混为一谈的。


如果监控系统能够再灵敏一点,或许会捕捉到深夜敲开玻璃门的一片暗色衣角,那从土中剥出仍闪着锋芒的铠甲化一个人形,有着斜飞入鬓的锐利眉眼,一身与流行趋势格格不入的衣裤。


铠先手掐了讲解员小哥的脖子,对方身形一闪便脱了控制,笑着问你有完没完。


铠打量过百里守约大喇喇露在外面的角哼了一声,你该自己进去听听有人敲玻璃是什么动静。


月亮升至穹顶,透过圣战展厅的玻璃窗泛着冷光,有种傲视群雄的滋味,此时落在老古董的眼睛里,看垂下眸子的恶魔先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柔和,仿佛能磨去那些刺人的棱角,投下绮丽而曼妙的阴影。


月亮会说谎,可不是,百里守约哪有那么柔和。


他不是血腥却也锋芒毕露,一把渴血的枪对死者来之不拒,八百年前横扫过人类的半壁江山,在战争的终焉与自己搏命一战。

结果清晰又明了,不被史书记载的伟大战役两败俱伤,封印总是有代价的,天使长大人献身使命用自己来镇压恶魔千年,再后来,被一群考古的家伙挖出来,当成了宝。


铠苏醒之时已经到了严丝合缝的玻璃橱窗里,但是铠甲是被小毛刷细细的擦了干净,信口胡诌的话本总说什么“如果泉下有知”,此时他真的复活了,听着什么“恶魔连攻三城”的骗人话恨不得掀起盖子,把人出去臭骂一顿。然后他定睛,看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对头朝自己嫣然一笑。


他险些冲出去把对方大卸八块。


当然他们从黄昏打到破晓,用一夜的精疲力尽去封杀另一个人的存在,灯红酒绿的不夜城,尖锐细长的鸣笛声与震耳欲聋的音乐混成一曲盛大的交响,在最后的最后,他们意识到无法抹杀掉对方,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没结果的,到最后我们还是平分秋色。”
铠褪去那身装甲甩动握刀而酸痛的手,恶魔一挑眉将枪械杵到了地面靠着弯了腰。


“如果你能早些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根本没有必要打八百年前的那场战争。”百里守约索性坐下,他伸展开修长的一双腿,托腮笑看那个一本正经的天使。


“肃清你们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使命。”他喘着粗气,红着脸倒是别有韵味,百里守约听着怪有意思的,反问他“你除了使命就没什么想要的吗”。


“七情六欲俗世烟火,那是在我早已抛弃的东西,如果我不能为守护他人而战,那我还能再做什么呢。”


他说的果敢坚定,是个悲天悯人的榜样首领,这在恶魔听来简直可笑,追求欲望乃是人之本性,伪君子真小人他见得太多,如今一个洁白无瑕的天使站在面前说一生当要为守护而战,听得他胃里翻江倒海。

他用手按压那个难受的部位一抬头正看见天使眼里的光。


“那你现在的使命就是躺在这个展板里,供后世研究探寻,永远。”


“永远?”

“永远。”


然后铠便果断的躺了回去,魔铠在身外重构复原,紧接而来是开馆警卫的脚步声,百里守约正思考这人是真疯还是假傻,铠在他的甲胄里喊了一声,
“帮我把玻璃关上。”


百里守约想,这个天使傻的可爱。





凌晨两点的街头还温存着夏日的暖意,他们在好不容易找到的餐厅里坐下点了一份面,门外是陷入情感问题的情侣互相争吵,男的面红耳赤,女的痛哭流涕。


天使与恶魔也是需要吃饭的生物,剥去传奇的色彩,他们是实实在在的鲜活的生命。铠吸了一口面才觉出自己的胃在叫嚣,即便味道平平但他依旧保持着进食的动作,直至他扫干净碗底,看对面的那个人尚未动筷。


面条陀成一团,仍散发着柔和的奶白色的热气,百里守约移回他的目光透过蒸腾的白雾看过去,看到一个小心翼翼拿捏着想吃心情的大男孩。


他把碗向前一推错开了视线,刻意隐藏起来的动容与笑意并未被天使先生发现,铠嗯了一声,十分有礼貌的问他,“你不吃吗。”

“饱了。”百里守约指向门外喧嚣的一对,高声的尖叫不比鸣笛声好上多少,他用敏锐的感官去吸食那些愤怒与委屈,他们的问题清晰而明了,女的在猜疑妒忌,男的在无病呻吟。


他吸了一口气,这种小爱小恨并未刻骨铭心,揣着玩玩的心态还想要人掏心挖肺,不等价的交易都不会出现在最愚笨的商家手里。利欲熏心的世界早已没有了百折不挠的善良与挫骨扬灰的恨意,这种小打小闹,都不值得付之一笑。


难吃。


他咂咂嘴,在这等和平的年代他可能要一直饿下去了。


“……百里守约,你只吃饭也能填饱肚子的吧。”


铠喊他的声音仿佛幻听,穿越被尘封了百年的内心激起一层久违的涟漪,已经很久没有人叫他的名字了。百里守约觉得自己被击中,却居然仅仅是因为别人喊自己的名字,尾音细长,款款而动情。


“啊,是。”

他堪堪回答,遮挡那一瞬间的破绽。


“小打小闹很难吃吧,很抱歉我无法提供你的口粮,因为我对你,”


“恨不起来了。”


百里守约摸摸自己拉平的嘴角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该欣喜你对我冰释前嫌,还是该悲痛你曾经那么恨我?


“我有尝试在你进食的时候拉回你的注意力,回忆过去你所做的天理难容让自己愤怒起来,但是我失败了,我的恨意都比不过那对小情侣吵架。”他说着仿佛落寞,嘴里咒骂恶魔的话倒是一个接一个,百里守约看这个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善良存在,倒觉得他在骂自己。


“你说你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在无辜者身旁屠戮他的家人仅仅是要吸食那愤恨与绝望。我要是在现场就要砍下你的脑袋,把它封到玻璃里和装臭鱼的桶放在一起,或许你这钢铁打的脑袋还得再经一段腐蚀,那我就要把它埋到土里。说不定还会被后人挖出来,放到玻璃里让人展览,来一个人吐个口水……”



“……你想说什么。”好嘛,这是光明正大的骂自己了。


恶魔领主干咳了一下打断他的妄想,手指在桌面上有规律的敲打出不耐烦的意味,被善意构筑的天使也觉得惊讶,惊讶原来自己当初这样迫切的想杀掉他,如今却和人在温馨的小店里促膝长谈,还互相关心了一下饮食问题。



“停战吧。”铠抬起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注视着他,打直球是击透一个恶魔心灵的最佳方式,原本就低音的声线柔和起来具有强大的杀伤力,说着家长里短却仿佛在诵读动人的诗歌,


“你得告诉我要做什么才能在现代社会生活下去,我不能总躺在玻璃里。然后我会努力学习……做饭……虽然之前的事实证明并不很好吃。”


“我觉得你还是暂且躺在那里吧,饭我会学着做的,生活呢,我养你啊。”




目前铠还是躺在玻璃里面任游客点评拍照,由于百里守约并没有想到有什么工作适合他,毕竟这个人光芒万丈,放出去三天说不定就能拿个锦旗回来。


百里守约在做饭方面展示了令人艳羡的天赋,他们甚至在郊区买了一套小房子,当然不是用讲解员那点微薄的工资,也当然被铠勒令不准巧取豪夺。


优秀美食博主百里守约,在直播做完野外烤肉后和他的粉丝说了再见,细心的粉丝可能会深扒出坐在草坪上看星星小哥哥的多次出镜,现在那位小哥哥听见那一声再见如同解脱,三下五除二铺好桌布坐在了烤肉旁。


百里守约看他蓄势待发的样子觉得好笑,他提来两罐啤酒,手腕翻转扔给铠时还带着点恶魔的凌厉与狠意,可远离了肃杀战场的他消去了阴鸷,眉眼反倒清澈了几分,


“干杯,为我们厮杀的千年光阴,感谢你对我的穷追不舍,让我的生活不过于晦暗无光。”


铠拉开盖子注视良久,透过那浮动的白沫,他仿佛看到生与死的川流,它浩浩荡荡波动不息,裹挟着灾难与荣耀重叠反复,在其中他能撷取足以让世人讴歌的壮举,也能揭开创世时鲜血淋漓的战争。


“干杯,”他回答,碰杯的那一刻遗弃了所有不悦与嫌怨,一口下去剩了半罐平静的水面,只留一载安宁。

“敬余生。”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