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夫妻之道。荒花

#荒花
# @森弥 小可爱的点文
#傻屌还短,哭唧唧.jpg

“花鸟小姐能打能奶针女速生暴,佩服佩服。”
“神子大人爆伤满暴八火毁天灭地,承让承让。”

夫妻吵架总是个床头吵床尾和的事儿,但这俩人可是吵了有些时日了。俩人表面奉承着客气非常,可任那最迟钝的式神也听得出里头转着弯的酸,实在酸的冒泡酸的掉牙。

花鸟头一扭去逗鸟脸上波澜不惊,荒肩一转面无表情看不出冰山一角,热闹的气氛就这么转转悠悠冷下了冰点,三伏天的日子,在场的式神却觉得背脊一阵凉。

这时候谁都明白疏不间亲,可大局为重只好叽叽喳喳吵到安倍晴明那儿,阿爸展着扇面悠悠的扇着风,狐狸似的细眸轻轻一弯,
“吵多久了?”

一粒石坠入平静湖面,这句话又让式神们炸开了锅,
“今天刚开始吧?”
“哪是!前几天就不一起出秘闻了!”
“我看得五天,之前打大蛇十层回来花鸟姐姐脸色便不好看了。”

青行灯坐在灯上姿态翩然,一只青色蝴蝶撞到了晴明扇骨上化了灰烬,掌着百鬼物语的大妖掩唇一笑,“七天。”
“四段攻击,神子大人说不协战就不协战,花鸟妹妹说不回血就不回血,阿爸怕是习惯这种非了呢。”

安倍晴明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听着这话里有话捏了个诀随手召唤了个式神,三尾狐现身时嘴角着实压了下去,灯座上的妖怪依旧笑的粲然,
“我可没说阿爸不非。”








男子汉就该有承担的气概,安倍晴明自然是先找的荒,那位神子大人是占据了庭院的一角,耳边是猫咪呢喃与轻声细语,安倍晴明抬手撸了把猫,看着对方合着眼一如既往的疏离,气息却一顿。

这不是醒着的吗。

“荒大人最近可有什么烦心事儿?”
“并无。”
晴明试探着问出,荒也回的快,惜字如金倒是符合他的性子,但任这种事儿自然发展怕是要耽误不少时间,但真蛇将临,这可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他拿捏了三分语调,思前想后斟酌了字句,
“可我听说……”
“闲言碎语不足为信。”

荒语调清冷,三言两语回绝似乎此时与他无太过瓜葛,他知晓天命也知晓真蛇将至,家事扰在心头他亦无法释怀,他皱起眉头,颇有号令群雄的架势,
“外人勿掺家事,安倍晴明,真蛇你不必担心,吾必定会助一臂之力。”

大妖讲完便拂袖而起,头也不回仿佛没有丝毫留念。如果荒能够回头看一眼,他必定能看到青天白日下,阴阳师一双细眸弯起闪着狡黠的光,
“有您相助,我便放心了。”






日子过的快,酷暑也来的快,花鸟卷总觉得心头困扰,若不是与那位神子大人吵了架怕是会早些意识到风云变幻之道。安倍晴明前些日子便带了荒与一等大妖出了门,如今姑娘们坐在寮里谈天说地,兜了一圈子反而自己成了谈资。

“什么神子,我才不稀罕。”
寮里比外面是风凉的多了,画妖盈盈的一双眼仿佛清澈的一湾活水,又是一身闲池荷香的漂亮衣裳,小声嘟哝着正斟茶,

“哟,脸上这红,是热出来的咯?”
青行灯周匝的蝴蝶极冷,青绿着却如同地狱火焰灼烧在她的指尖,她玉手一点触到了画妖的脸颊,那点凉意顺着凝脂的白肤透到骨子里,花鸟卷打了个冷战,却也觉出自己红透了脸,

“阿灯你又笑我,不稀罕就是不稀罕,怎么也不……”
“花鸟妹妹对平安京近期动荡怕是一无所知了。”

灯座上的大妖抿唇一笑,一双眼睛里别有洞天,那点笑意到了花鸟卷的眼里却成了恶鬼的嘲讽,连带了几日前与荒的争辩,顺下来到近日的冷眼,
“……他尽管瞒我。”

曾日温婉的画妖如今捏紧了手指贝齿又用力咬合,默不作声的模样却多了几分威压,再怎么讲亦是“SSR”等级的大妖,青行灯看在眼里笑了一声,翻了翻自己袖中不成套的破势,似乎是自己为安倍晴明那老狐狸推波助澜。

“真蛇将至,阿卷,荒大人已经出发了。”
她这几句简短有力,同座的姐妹们惊呼一声,花鸟卷已起身了,

“花鸟姐姐要相信神子大人,再说、再说桃姐姐也去了不是?”
刚觉醒的日和坊抱着太阳娃娃忙插了嘴,
“是啊是啊,酒吞大人与茨木大人不也……”

花鸟卷则是越劝越急了起来,她眼睛里都隐约闪出些泪意,也不带收拾便要冲出寮,
“净是诓我!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便要他——”

“要他如何?”
“赔我一个如意郎君!”






战况吃紧,酒吞童子已下肚了一壶酒,眼见着荒的血条也被逼的退了半,安倍晴明拿捏着手里的守与生皱起了眉头,正当此时一段银光牵着鸟鸣点入真蛇腹中又折返回来,拍打在神子身上拉回了血线,战时的情侣相见使得那一份牵挂落地,神子大人冷了半日的脸见出了几分柔和却又硬生生憋回了严厉,

“花鸟小姐不是厌烦我事事掌控,不愿听我一言吗。”
“神子大人掌控天命,但私自伤我心爱之人亦为大罪!”

荒眼见那真蛇吐了舌头一声嘶鸣,抬手便将边上那红着脸的画妖揽了身后,一双眼睛里却是忧虑占了大部,他语调清冷仿佛没回过味来,
“谁?”

“你啊!”
花鸟卷气的捏他手,又在真蛇嘶鸣中打出一段折返的归鸟,正是星轨灿烂的时候,一击天罚紧接着而上,安倍晴明看着勾了唇,手中折扇是有点冷,成双成对多好不是。






回寮时天色已暗,驾着灯座的大妖尚未恢复完全,看着暮色里成对的俩人一笑,安倍晴明走在前头亲昵喊了声“阿灯”,青行灯伸出手来排开一串四星御魂,朝他挑了挑眉。

“六星破势,言出必行,安倍晴明。”

“自然自然。”
他说着摸出一件六星的六号位破势,努努嘴朝着归了好的两位,知趣的回了屋,似是没在房后偷看两人在天光云色下亲昵的一吻。

寮里风铃发出了一声脆响。
此爱当好。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