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八千里路云和月。约铠

#恶魔x曙光

#王者峡谷设定。

#曙光新皮不黑不吹,皮肤性格独立设定,注意避雷。

@SsSQAQ/L10 小可爱的点文。

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劈开黄沙砾石,眼中万家灯火不灭,而是因为他立在城市街头格外寂寞狼狈,背后残阳如血。

那一刻我便想,我与他同样寂寞,我为什么不能与他共行八千里路,观天上云,赏云中月。



上线前,曙光守护者饱受诟病。

他的故事仿佛一段喟叹的悲歌,破碎的城市肮脏的街道,一切污秽所生活的地方。他是那个黑暗中光亮的一点,认真学习天天向上,带着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善意过着普通却不平凡的生活。

这种日常背景下的救世主实在是像极了十八流的网文男主,在诸多平行世界里格格不入,相比于末世机甲或者说西幻哥特设定实在是差的没边,他自然也是方枘圆凿。

这个家伙的思维还有些死板,甚至带着点可笑的舍己为人,比龙域少了几分凛冽,相较于破灭刀锋又少了几分负罪感,萌点低了不少,又带着与生俱来的冷漠性子鲜少夸赞。于是模型与背景出来之后,便直接引了一波战。

曙光守护者是知道自己不那么受待见的,他在测试过程中听得见别人评论变身蛮帅,也听得见姑娘们因为小辫子的消失兴致缺缺,喊了几句爱不动了。彼时他坐在楼顶看着天喃喃风暴将至、恶魔要来了,一副悲天悯人的主人公模样,他凝视着地平线看支离破碎的城市边缘白日将落,鸽子掠过苍白的天际在他眼底留下落寞的阴影,他微不可闻的叹了气。

自己仿佛生来骨子便里印着寂寞。

特工魅影是见过他的,他们的背景设定在同一座城市,他是狂妄与贪欲的一分子,在阴影中窥探过这个一身光明磊落的少年。本来都是人物的一部分,这些情感与历程却远远比不过一个加强,恶魔冷静果决,知道自己身世里的一抹孤独寂寞是永远都填不满的空缺。

他站在最外沿去迎接曙光守护者降临王者峡谷,活泼点的女孩子在内圈叽叽喳喳评头论足,在他展示变身后又发出唏嘘与惊叹声,特工魅影觉得无趣,却在用枪瞄准对方脑袋、从瞄准镜里看到那张脸时有了半分的动容——那个人面部表情僵硬,抿紧了一条唇线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分明是被人簇拥,却显得孤寂异常,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悲天悯人,却生出了几分怜爱,又突然想到,他本来就是这样。

孤傲的不可一世的救世主,在腐朽糜烂的城市里手执一份决然,他穿着铠甲挥舞光刃屠尽侵犯者之时,仿佛天上的太阳耀眼夺目,但是华丽与繁荣终究会落幕,他被短暂的和平洗去铅华,在残留肃杀意味的城市街道里,孤独的穿行。

姗姗来迟的德古拉念了个传送在特工魅影身边落下,老伯爵看着又一个愤世嫉俗的新人物降临不由自主的拧了眉,偏头要嘲讽的时候却看着这个向来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恶魔眼睛里闪着粼粼波光,内心是初夏般的温和湿润,沉醉于最无用的情感。

“我喜欢他,”

特工魅影收了枪,

“各种意义上的。”

德古拉咧嘴一笑,“别被那些光芒所迷惑,他们终究会堕落成恶魔。即使退一万步讲,这位守护者就是那么纯白无暇,你这个恶魔也要学着他向光生长吗。”

“你们不登对。”

德古拉说的恳切,他这种厌世者带着世事无常的悲剧感,且生着一副伶牙俐齿讲一些波谲云诡的残酷悲凉,特工魅影组织了一下话语,看着新成员从人堆中挤过走向峡谷地图,喃喃说出的话不知道有多轻,

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劈开黄沙砾石,眼中万家灯火不灭,而是因为他立在城市街头格外寂寞狼狈,背后残阳如血。

那一刻我便想,我与他同样寂寞,我为什么不能与他共行八千里路,观天上云,赏云中月。

德古拉倍感惊奇,却只得点了点头说,

“你真的喜欢他。”

特工魅影拍了他肩膀讲了一句“难得说的你哑口无言”却突然看到他嘲笑的眼神,仿佛看小丑,特工魅影只得腹诽恶魔也有情欲,又猛然惊醒,自己是说喜欢了,还讲了一通我是真的喜欢他。



峡谷的天黑的晚,特工魅影结束晋级赛时太阳将落未落,天边却已经出了月亮,他倒是没什么睡意,眼也没放就这样悠悠走了两圈河道,没想到撞上了人。

恶魔怔怔盯着低眉顺眼的天使先生,对方率先咳了一声说“对不起”。特工魅影是没说过这三个字的,他当这是弱者的祈求是强者的嘲讽,放在对方身上却全是可爱的滋味。

他正回味着这带着甜味的字眼对方又发了话,曙光守护者的戒备多了些,低沉的男音像一剂强力的情药打在他身上,

“我见过你。”

特工魅影想你当然见过我,我看见你曾经苦苦追捕跑遍城市,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成了调笑,

“老朋友,我带你转转。”

“我们曾经打过不少对手戏吗,”曙光分明是在思索,他又叹了口气,“对不起。”

这让恶魔扬起眉角,曙光的普鲁士蓝短发发尖微翘,带了柔软的弧度映上了天穹的一轮弯月,他恍惚间想摸一把却尴尬的中途收手拍了拍他肩膀,转而在他胸口的标号画了个圈,

“逢场作戏而已,我没生气过。”以后可能还是队友。

他后半句别在喉口咽回肚里,仿佛说出来就能被看透一切,他觉出自己真是矫揉造作,想起来德古拉看他的眼神,却又和自己说,喜欢这种事儿能怪谁。

“这儿天太晴,我还是习惯高楼林立。”

他们席地而坐,月光下的泉水泛出柔和而绮丽的冰蓝,星幕下垂亲吻过一侧的石砖,曙光没由来的感觉到一种安然,想到不过是寥寥余生,他未尝找不到一个可依赖之人。

“你挺可爱的,正义守护的小天使。”

“……我没因为有人不喜欢我而伤心。”

“我喜欢。”

恶魔说的坦荡,看着曙光低头合了眼睑,仿佛睁开那双眼睛就是水天一色的波光潋滟,对方停了半晌咳了一声,

“……没话找话。”

他起身便走,也听得出这位恶魔先生的语末是骄傲翘起的尾音,拿捏了自己三寸一样恶趣味地穷追不舍,

“我们还有那么多事没做,为什么你要在这个时间点走?”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