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私の猫。明弈

#是 @张轶赫 小可爱的点文。

《私の猫》

文/聿鸦

>>>

被流浪猫一路跟回家了怎么办?

01.

"猫妖?"

“是。”

“我,师父?”

“对。”

“要跟我一生?”

“嗯。”

明世隐深吸一口气再三确定了眼前少年形状的生物的确长着猫耳朵猫尾巴且身上不着寸缕,仅有的给他擦雨水的一块小毛巾遮着要害部位。他明世隐横行霸道风水界说着牛鬼蛇神,可打心底是个无神论者,看着路边淋雨的小猫跟了自己一路心一软没赶出去,想给猫主子拿个牛奶,一转头身后一句师父就出来了。


明世隐心里念叨了无数句祸兮福之所倚先给猫主子拿了自己的衣服,一定是自己行善积德感天动地,前几天还被嘲笑人到中年没有猫,今天就来了一只,还是不同寻常的。

帮着自家猫主子穿上自己的白衬衫,少年的小胳膊小手不知道是否因为种族问题格外柔软,他那双黑曜石般的漂亮眼睛打量着自己,明世隐身正不怕影子斜,却还是因为那柔软又好奇的小目光在自己脸上胡乱扫射耳根一红,系完最后一个扣子,他轻咳一声看向小少年,对方完全是发现了新天地的样子,眼睛里亮晶晶的。

“既然你要跟着我的话,那你就叫……”

小少年头上的一对小耳朵突然激动的竖起,像是在期待什么一样摆动着那条黑白渐变的尾巴,

“喵喵吧。”

明世隐清楚的看到那对耳朵耷拉了下来,小少年委屈的垂下了眸子,

“师父,我有名字的,”他说完又看向明世隐,还是笑了起来,“您起的。”


02.

“我是平平凡凡的小妖,您是半神,您本来是要成神的。”

猫咪窝在沙发上,抱着明世隐的一只胳膊呢喃,大人以极其包容的姿态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试探再三,终于把手放到了那对柔软的耳朵上,他轻轻揉一下,柔软的发丝与细密的软毛在之间如游鱼飞窜,弈星眯了眯眼,没有放那只胳膊的念头,

“您以前很喜欢下棋,于是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您说您本来是要去找个旧友切磋棋艺的,没去成,只好教教我来解闷了。”


小少年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之中,明世隐沉浸在“终于有猫而且可爱的上天”的人生巅峰中,猫咪贴在他身上,有温度的活物在霎那间就能融解孤寂的冰雪,明世隐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人类对于猫狗不具有抵抗力,正当这时弈星的声音响起,他说,

“师父,讲讲现在的你吧。”

明世隐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他这人的一生没什么好说的,喜欢风水玄学,家里不让学这么神神叨叨的东西,但是高考志愿还是在底下勾了这么一项。好巧不巧前面的专业全都没录上,在父母指着他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时背上包来了北方。他不是那笨学生长的又清秀,穿一身长袍还真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尔后留了校当老师,教的风水,偶尔也应应企业家的邀约给算算风水。


他嘴巴张了张,想捡着好的厉害的说,和那位“师父”却是相形见绌,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转错了哪根筋说,“我是个人。”

弈星笑他,“您当然是个人,”说完又皱了眉,“是我害您成人的。”

明世隐抱过他,下巴抵在小少年的软发间轻轻磨蹭着,他看着这小家伙一会儿笑一会又蹙了眉头想劝他,说了半句“那又不是”又突然回过神来支支吾吾的接了下一半,

“那又不是你的错。”

(那又不是我。)

弈星一愣,意识到自己自怨自艾了太久,啊了一声要转变话题。小猫妖突然耳根通红,支支吾吾比划都加上了,“您没有……就是……”

“有、有倾心之人?”

他羞到极致,而就在尾音落下的一瞬间化成了原型,明世隐觉出身边少年的温度突然落空,低头定睛去看那缩在宽大衣服里的猫咪笑了声,他眼角没有绯红的妆却依旧有一双摄人心魂的细眸,他双眸轻轻一弯看向那软软的一团,声音像劈开山堑的一抹霞光漾过来,空灵却又真实的引人抬起头,弈星终究像朝圣者般向着期待已久的光落下视线,听那陌生又熟悉的调子,宛如梦回千年前。

“没有哦。”

我只有你了。

当年的明世隐瞒下后面这一句,他的长发迎风飞舞,背后的山堑断崖与满天彩霞织成极致华美的诗歌,世人所不能目睹的美景天象,全数潜入了猫妖的梦里。

03.

“如果突然遇到了流浪的猫妖跟你回家,你要怎么办呢?”

同事狄仁杰听到这儿不出意料地投去了一个“果然教风水的都是怪胎”的眼神,他搅拌开提神醒脑的咖啡然后摊开作业,碍于礼节还是给了个回复,

“很难说吧。”

“恩,果然狄老师不是有爱心之人。”

狄仁杰被那轻描淡写的嘲弄气的搁了笔,一板一眼和人理论起来,

“就算是只猫,你也得给他洗澡梳毛打疫苗,如果他不舒服了还要带他去看宠物医生,所以猫妖?你是不是得像养孩子一样先上个户籍,然后报个班进行初等教育,例如‘如何对待神经病患者’?”

他说完翻了个白眼,手头作业画上一个大叉,本以为明世隐又会借此调侃,回头一看那一张俊脸像是失了色一样没了表情,看的他一串冷汗飞过,同理心作祟问了句“怎么了”,明世隐这才回过神来反唇相讥。

“没事。”

他笑起来,“你会关心人啊。”

狄仁杰刚要气的哼他一声,又听见这没心没肺的一个中年男人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屁孩一样斟酌字句,

“如果有人因为你长的像他爱的人,所以很喜欢你,你会怎么办呢。”

“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呗,那归根结蒂又不是我,”狄仁杰决心调侃回去,他坚信今天明世隐的脑子一定出了问题,“你怎么,终于要谈女朋友了?”

明世隐抱着自己枸杞杯嘬了一口,说了句“人到中年”。他今年31岁,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月老没有一朵好桃花,这么看来是有只调皮的猫咪虎视眈眈,他想到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少年又笑出声,随及又叹了口气。

“那你知不知道猫说梦话怎么办?”

“猫,梦话?”狄仁杰忍无可忍,“你有病吧??”

04.

我说不定是真有病。

明世隐这样想,掂了掂手中新买的少年衣物,他沉默地站在家门口举棋不定,他昨天想的是有猫真好,今天想的是为什么呢,他喜欢他的小猫,他的小猫也喜欢他,这不足够了吗。

他抬抬腿,没抬动,像是被钉住一样站在原地。

猫说梦话怎么办,苦了这个睡眠浅的自己半宿没睡呗。弈星紧紧抓着他手呢喃师父二字,患得患失又小心谨慎的去呼唤什么一触即散的东西,他听着这两个字觉得陌生又熟悉,这样来说人应当是有来生的,曾经的他为了这只猫妖放弃了成仙的机会,如今猫妖找他报恩,听起来合情合理。

可他不是个十几岁的小屁孩,他能感受到猫妖与师父哪是仅仅师徒之间,普通关系,曾经的自己会放弃成神?给他一巴掌清醒清醒。

你转几世都会爱你,这么言情的剧情落在自己头上却感觉绿绿的,你爱的是为你放弃半生的师父,不是我这个生活四平八稳人生快乐无忧的佛系中年人,况且你没由来的爱我,我诚惶诚恐不敢接受,你不欠我什么。

自由平等民主和谐。

他默念一句推开门,弈星轻巧的从沙发上跃下落地化为少年人形,他一双澄澈的眼睛像是水面,看着自己时能清楚映出自己的影子,那目光怯懦又惹人怜爱,明世隐觉得呼吸一滞说不出话来,太罪过了,你这个没有爱心的大人。

“弈星啊,那个……这个给你,你先穿上。”

小少年乖巧上前,接了衣服回屋换上,短袖加小马甲是很适合他的,弈星气质儒雅,一对耳朵刚刚好盖在帽子里,尾巴藏在腰上,也是个好看的人类少年,此时瞪着眼睛看着他,“师父,你要带我出门吗。”

明世隐这时候实在讲不出什么弯弯绕绕,嗑了一声清了清嗓,小心翼翼的说,

“你知道,其实我,不是你师父吧。”

弈星却像是触了电一样缩了一下,他怯懦的开口,声音颤巍巍的,“我知道您记不得我。”


“不是记不得,”明世隐蹲下身来说话,他轻轻把住少年两条小细胳膊,心里没由来的酸,像是开了瓶的柠檬汽水咕嘟咕嘟,“这个人的来生呢,按理说与前世是完全分离的,我们独立地存在着,从头开始,从一切的原点开始,性格或许相似,模样或许相同,但是呢……”他微微一愣,还是说出了口,

“很抱歉,弈星,我不是你的师父。”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小猫妖淡淡听他说着捏紧了手指,他这一程游过了千山万水,人情世故不甚了解却也看了个七七八八,他当年看着师父一点点老去发誓要用自己一生去陪他的千千万万世,错了吗,打扰到来世的他了吗。

“弈星,我和他不一样,我有自己的生活,”

原来是这样,是自己偏执蛮横不讲道理。占了他彼世还要占此世,那个衣袂雪白如云间鹤般清高的师父早已经不在了,本以为找到了转世的他便可以再续前缘,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我是个老师,我在大学里任职,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你这年龄……”

这世的明世隐自然没有神机妙算的逆天之力,甚至是个钢铁直男的俗性,他没捕捉成少年眼里的一丝落寞也没抓紧少年的双手,话音未落这小猫妖灵巧又迅速的向外跑去,而正当此时明世隐突然觉出自己仿佛被阴云桎梏,有那千钧之力压向自己的心口。

“弈星!别跑,回来!”

明世隐从未跑过那么快,他奋不顾身去追逐那心里受了伤的笨小孩儿,有什么在告诉着他再慢一点就会痛失所爱,他冲出楼道奔向街口,在眼睛看到那辆货车之前就率先拉住了少年的手、将他揽向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将他紧紧包裹。

而就在那一刻呼啸而过的货车失速地撞到栏杆上,警报声与炸裂声让心脏持续而快速地跳动也将感官无限放大,明世隐听着他的呼吸,对,他是活的。

“弈星,别走。”

他小声急促的喘息着,在沸腾的人群涌过来时这位常年不运动的中年男人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在绞痛,“你这孩子不听人把话讲完。”

“我同事说,养猫妖得给他入个户口还要带你去入学,我、咳……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咳咳。”

事情发生的太快弈星亦惊魂未定,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大有咳出肺腑的势头委屈与难过一并涌上来,叫了声师父双手抱回去眼泪都急得流了出来,

“师父……”

“咳、咳咳……我是……真的,唉你别哭啊我要带你出去搞个户籍然后把你丢进学校里了,到时候你不想上学再哭啊。”

热心的群众去查看货车与车主的状况,熙攘起来的人流却更能让弈星听清自己的心跳。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如何做,只是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微微踮起脚尖听他的呼吸,听他说的话,然后哭的鼻涕都流到他的衬衫上,弈星想说原来你不是不喜欢我,说到一半却打起嗝来,于是明世隐边咳边笑,混乱的人群里只有他们像两个傻子,好久才停下来,明世隐说,

以后你就是我的猫了,走了,回家了。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