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绯闻男友。约铠

#娱乐圈paro.

#双影星设定

#后续会补设。目前设定戳这里。




百里守约看着题词卡强行压住笑意,可他分明肩膀都在颤抖,看到最后还是破了功用题词卡捂住双眼笑倒一旁。

聚光灯下男神的轮廓揉碎在灯光里,眉眼一弯柔情都荡漾在潋滟的水波中,蹲宣传的粉丝们疯狂截图赞叹老公笑起来好甜啊,RPS圈股市天翻地覆新股上市涨势喜人,大手们捏着一把汗与饭圈宛如冰火两重天。


这是电影《守卫军》的宣传现场,主演是老牌影星百里守约与新晋一匹黑马铠。从剧本到导演再到制作,整部电影无不体现着大手笔的牌面与气场,现在的场面已经不能用“火热”来形容了,火爆与狂热才是恰如其分的形容词,此时全民男神百里守约一本正经的板起脸来清了清嗓,他那完美男中音流淌出来的语句缓缓而动情,正如万千粉丝们所想,这种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天生适宜读情书。


“他像一株拔不出绕不开的荆棘,浑身带刺桀骜而张扬,我初见他时只觉得他惊艳,没想到的是夜里翻来覆去想到的全是他那冰冷而璀璨的眉眼。”


他读到这儿抬眼看了一下描述的主人公,那个人坐在自己身边却像被目光烫到一样偏了头,眼神不自在的四处游离却最终落在台上的大灯里,反而把自己晃得目眩神迷。

粉丝的唏嘘声,官方卖cp涨停声,浪潮一个接着一个的空灵响声,大风刮过的凛冽风声,船在诡秘的暗礁里搁浅发出的冲撞声,在盛大的交响乐中铠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而仅仅是在这一晃神,演员们都起来鞠躬,他动作笨拙的跟了上去,在祝大卖的欢呼与雀跃声中走下台,回头看了百里守约一眼,对方像是感受到了这怯懦而又真情的注视似的抬了头,四目相交的一刻即为永恒。

这是两位炙手可热影星的第一次合作。

>>>

《绯闻男友》

文/聿鸦


百里守约出道早成名早,在人们的记忆里是拥有清澈双眼的竹马,是意气风发的小将军,还是冷酷又霸道的恶魔特工,这些人物无一是他却又无一不是他,温柔演过,冰山也演过,戏路宽颜值高以及名演员的家世让他太早荣膺桂冠,在寻常孩子醉于玛丽苏小说与霸道总裁梦时他已然是梦中的男主人公,他是娱乐圈久经不衰的热门人物,卖cp自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发布会上他读的坦荡,却又有着令人沉溺的尽职尽责的温柔。


这个要求并非意料之外,经纪人给他透露过要放上给两位主演写的情书,可他依旧是第一次看到文本。那一刻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文字优美又动人,写的是一见倾心。

他确有私心,而职业素养让他读的时候又并无太多顾虑,即使事实却远非文字那样具有流动般的柔美。

百里守约不是走的文艺路线,也自然说不出什么大串的情爱之词,他初见铠的时候也并未觉出惊艳,混血的长相,硬朗的形象与完美的身材,百里守约不输于他,冷冰冰的外表也没个示好的意思,不比自己演艺圈摸打滚爬这么些年的八面玲珑。他们见面是为了试《守卫军》的戏,那时候让铠大火的《阿尔卡纳》还没有播出,百里守约的经纪人信誓旦旦的对他说,这两部剧一出铠会大火,纵使这样百里守约也没有多看他一眼,火只是一时的,要在娱乐圈里做不灭的长灯,他深谙此道。


“你们是战友,铠演的是一个迷途的异乡人,守约演的是一个狙击手,守约奉命要守住这座城,来自异乡的铠不顾一切要帮他,”导演将节选的剧本交给他们,“这是感情最为激烈的一场戏,铠要带守约走,守约不走,你们试一下。”

这场戏里他们用枪指着对方,用最恶毒的方式回应最深切的情感,杂物堆积的摄影棚就这样在眼中变成飞沙走石的战场,眼中的天穹染上绝情而又轻薄的苍白。百里守约先开的枪,不出所料是一声空响,他笑起来,释然又轻快的调子宛如朽木生花,他说这是天意。

对面的异乡人连开六枪,每一发都是空枪却又仿佛实实在在打在了他的心上,摧毁那道倔强的防线让他迟钝让他麻木,让他分不清黛青色的天穹到底是生死的分界还是美人欲说还休的潋滟眼波,在他恍惚的时刻心口被抵上一根手指,它细微的移动仿佛炽热的烛火在融解十二月的冰雪,

“我们,”铠比量了一下,“生死之交。”

此时他的的确确觉出惊艳,那种收敛而又忍让的情感尽在一对眼眸中,他那双眼睛的确璀璨,眼睑颤动像是蝴蝶脆弱而又单薄的双翼,在蝶翼扇动的一瞬间百里守约意识到那是一道吸人的漩涡,整个世界都因此而旋转。如此讲一见倾心倒也不错,并不太过偏颇。

而百里守约和铠的关系正式熟络起来则是在《守卫军》拍到中期的时候。那时候《阿尔卡纳》刚刚上映,道具组出了问题,他们在休息室里看电视。

百里守约的记忆力足够好,那集《阿尔卡纳》演的是铠杀掉了除了妹妹外所有的族人,屏幕里的铠一手扶着门,与另一只手一同垂下的是染血的刀。他的胸口起伏着,细微的喘息声真实又撩人,月光在他身后宛如肩胛骨处伸展开的天使翅膀,他抬头,眼神浑浊不清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与霸气,这一幕光影效果与拍摄的角度之完美,以至于任何人都认为他在与自己四目相对。百里守约张口称赞,

“好。”

在铠的心中百里守约仍处在神坛之上,多年的演艺经验与多次大奖的提名足以让他把这次的搭档冠上老师的头衔,被老师明目张胆的称赞让他微微直起腰来,却又不确定他在夸什么,只得草草回复,

“我也觉得《阿尔卡纳》这部分的剧情相当不错。”

名作家小说改编加以豪华的导演阵容,剧本自然是不错的,铠刚开口就咬了自己舌头。百里守约倒是十分坦荡,“这部电视剧会火。”


他说的信誓旦旦如同胸有成竹的占卜师,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的经纪人为他介绍搭档的时候老练的笃定,可他又不是从导演剧本演员与噱头等综合上推得,而是仅仅不问前因后果的看到了这一幕,月光下这一抬头。敏锐的嗅觉告诉他无数观众会因为它去追这部电视剧,此时这张动图在RPS掀起轩然大波使得同人两极分化的事情尚未可知,说百里守约有先见之明也好,说他已经摸清了娱乐圈的套路也罢,他笃定不久的将来。

“这部剧找你演一定会火,找别人演就不行。”

他转过头看到铠欣喜而又有些迷茫的神色,赶忙改口,“我不是说别人的演技不行,不对,我是说你的演技好,怎么说呢,你特别适合这个角色……”他绕来绕去却怎么也说不出个委婉的方式只得感慨自己言语表达一时退化。

铠朝他点点头,“谢谢你。”

关系的确认总要两人共进一步的,那天他们交换了私人的微信号与手机,于是开始早安,晚安,注意天气,给你看看来的路上看到的云,那朵云像是奔腾的猫咪,铠看的时候不经意间笑出声。


他们开始一起吃薯片,看电影,公众亮相,发微博互相转发点赞,po生活动态剧组乐趣。《阿尔卡纳》播出完结那一天《守卫军》刚刚杀青,剧组出去吃饭,百里守约巧妙拒绝了喝酒回头一看自己的搭档已经醉倒在了桌子上。他在经纪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把他拖回了自己家,铠刚被喂了一点醒酒茶便坐了起来。

即使他明显不是清醒的状态。

他半梦半醒之间说我要看电视,说自己还没看完《阿尔卡纳》,说到这儿又抬起头来看着百里守约,执拗的说我一定要做到完美。

百里守约觉得有趣,他反问,即使你演的不好也没办法重拍了啊。

铠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不是,这是演技与水平的问题。如果我演的不好,我们就不能合作了,我想和他在一起演,对手也可以,最好是朋友。这样他就可以看着我,他的眼神特别温柔。

百里守约深呼吸,他努力让自己声音保持平稳,

“他是谁啊?”

对方像是没听见一样,半秒后铠就倒回了柔软的床垫,他安静的时候有种神圣感,像是期待着一个吻的睡美人笼罩在月光中。

他睡过去了,百里守约却一夜没睡。

他用一夜刷完了整部的《阿尔卡纳》中铠的出场,透过荧屏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单纯的看一个人,试图从那生动的表演中汲取一点他本人的个性与特点,试图更了解他。

破晓的时候铠带着宿醉的疼痛脑袋醒来,走到客厅的时候百里守约眼底窝成了熊猫眼,乍一看还真有点可爱。百里守约朝他笑说早上好,我去给你做个饭,我昨晚把《阿尔卡纳》看完了,你演的非常好。

铠思前想后却又只说了谢谢。

再后来他们为《守卫军》上了综艺,主持人打趣的询问你们在这部电影里是什么关系,百里守约笑起来弯了弯眼,

“正如同观众们猜测的,”

他说,

“绯闻男友。”

综艺节目又一个高潮,铠看着百里守约跟着众人一起笑,百里守约看向他,他假装害羞偏了头,在剧中扮演了太多的冰山可他依旧懂得在相机与综艺节目里咧开嘴角,可他又笑不出来,打趣是实锤,那他看完的《阿尔卡纳》呢,那朵长相奇怪的云呢,那顿早餐呢,连早安与晚安都是经纪人代发的吗?

他说出的这四个字带来了一触即散的懵懂感觉,这感觉像极了蛋糕上的糖霜,细碎的片段就甜蜜起来一股脑的涌入脑中,或许是拍摄时突然下雨递上的一把伞,或许是有了联系方式后习惯性的报告动态,铠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惶恐,一边想这些只是朋友之举,一边想我们亲昵的如同恋人,或许的确亲昵如恋人,但是公司有意让我们捆绑出售不是吗?

他的一悲一喜一颦一笑,或许是太过完美以至于让人难以相信,也或许是作秀,百里守约只让自己看见了自己想要看见的温柔与体贴,他可是个老演员。

所以到底是他百里守约太过大胆在公众面前坦荡两人暧昧的关系,还是他从未放在心上于是坚如铁甲绝不会为此造成的后果所伤?


他从这一刻开始审视百里守约,发现他太完美了,
360度无死角即使是狗仔的抓拍都是世界名画级的定格,有过桃色花边不过一拍即散,演技好颜值高,童星出道从此从事演艺生涯,家里倒三辈都是娱乐圈的老前辈,他是夜空中永不垂朽的星,经久不衰要燃烧千万年的黑夜。

百里守约已经在娱乐圈登峰造极。

铠在综艺节目的录制间得出结论,张弛有度体贴大方,没有架子又模样帅气,他无时无刻不站在聚光灯下。

如果他要涉足这个深情而体贴的漩涡,那他很可能在梦醒时分遍体鳞伤。但是百里守约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他再也不能把这些看做朋友之举了,也不能仅仅的说声谢谢于是离开,他想要扑进水里,去拥抱镜花水月的华丽与梦想。

他在下台之后叫住百里守约,问他,“你觉得我们的关系真的是那样?”

对方偏了下头,他只好轻咳一下补充,

“绯闻男友。”

百里守约却笑起来,

“你终于知道啦,”

他眨眨眼睛,

“我在追求你这件事。”





评论(1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