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默读。约铠

医生约x自闭症铠

"我千百次的练习,生怕说错一字。"

01.

“铠,23岁。”

百里守约一怔,目光由冷着脸的男人转到了他身旁的女士上,他咳了一声柔了调子,

“让他自己说。”

铠看向这位医生,微蹙的眉头似乎遇到了世界上极大的难题——这是漫长的一段时间,感官放大到窗外的鸟鸣,落在墙角的光影,挂钟的滴答声,然后男人轻轻的吸气声让露娜睁大了眼睛。

可是这声吸气很快从鼻中哼了出来,露娜叹了口气,

“医生,如你所见。”

百里守约了然,这样的病人不在少数,他们闭口不言宛若披着坚甲。

“情况严重的话,我希望您能够……”

“他不愿留院,也没有人能强迫他……最大限度可能只有公寓,医生您看这样应该……”

“你愿意住到我家吗,我有个弟弟,可能会稍微有点吵,我会管教他的。”

百里守约站起一手按在桌子上,他的身子前倾静静注视着铠的双眼,极其明显的肢体语言让交谈的对象十分明朗,桌旁轻轻摆动的手告诉露娜此时不该是她侃侃而谈。

如此贴近的距离会让自闭症患者不适,但是阳光会透过窗棂把守约纳入光影之中,交杂、细碎的光擦过守约的白发,那细细装点的金边坠入他的蓝眼睛——铠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他的第一次应允。

02.

铠总是不愿开口说话,他有一副阴鸷疏离的冷面孔,斜飞入鬓的眉给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加了几分凌厉。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便不会多话的、天生带着低气压、甚至会让人有些畏惧的人,却有一双明亮而透彻的眼睛。

他的眼睛好看又迷人,是皆若空游的一汪清泉,百里守约能从他的眼睛里看清他的所想,这远非所谓的读心术却是一个心理医生的基本功。他却总看不见似的,

询问他,

“你是想要这个吗?”

拒绝他,

“不,它会划伤你手的。”

又像是拿着糖果般循循善诱,

“不过如果你想吃的话,我可以帮你削皮。”

铠有时会对这种喋喋不休的询问感到厌烦,他会蹙起眉头,但这些事儿的确与他息息相关,百里守约明媚的笑脸总能令那眉头舒展。

铠说第一句话是入住百里守约家的第一天,他们经历了漫长的静默,守约保持着耐心去诱导他的病人说话,即使往往如同对着空气——百里玄策那个一向聒噪的小孩子都感觉到无所适从,他甚至都想加一句,

“喂,我哥在问你话哎!”

守约笑笑告诉他不要急躁。时间是夕阳染出一片火烧云的黄昏,窗外是放学小孩子的嬉闹声,铠安静的咀嚼饭菜,他吃的平稳且缓和,甚至要保持在这样的一个频率上继续下去。逐渐干净的碟子被守约收起,玄策匆匆吃完进房间打起了电玩。过分的安静与沉寂又开始了,

“饭好吃吗?”

铠放下筷子的时候看到守约坐在他身边朝他笑,那是顺着春风而来能融尽冰雪的明媚,他的医生是如此的温和体贴并且独一无二,他不否认那饭菜的味道香甜的包裹了他的味蕾,的确是前所未有的美味佳肴,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夸赞,

特别是在这种希望与渴求的目光里。

这像是一束光探入黑暗让他原形毕露,常年封住他的冰霜解了冻,都顺着山堑汇成叮咚响的溪水,润尽了干涸已久的沿岸,甚至催开了一簇花。

喉咙的确是在颤抖了,他们对视了有一分钟,铠的眼睛已经在说好吃,十分好吃,世间美味,但是持续诱导着的医生视而不见,他拖着腔调,像一个渴望表扬的孩子,刻意拉长了尾音去撒娇,

“嗯?到底好不好吃呀?”

字音磕磕绊绊的蹦出来,铠的确是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是能让万千少女喊耳朵怀孕的低音炮,撒娇的是别人,怯生生的却是他自己了。

“好吃。”

他迅速的移了视线,却又偷偷的瞥向他的身旁,他的医生明媚地笑,的确像是得了糖一样满足的孩童。此时守约迅速而又不容拒绝地拥抱了铠,他的身上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常,发间又带着沁人的香,铠红了耳根,的确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能喜欢,我很开心。”

守约的声音轻盈而柔和。

03.

“铠,你能让玄策帮我出去买袋盐吗,”守约翻遍柜子,“没有盐就做不了饭哦。”

对方被唤来时还带着一双朦胧的睡眼,严格的生物钟让他在黎明到来时睁开眼睛,即使身体机能似乎仍在沉睡。

他晃晃悠悠甚至有摔倒的趋势,百里守约感觉到自己肩上一沉,他偏头看到自己的病人眼帘微垂借着自己的肩膀做暂时的床,他的应答宛若梦呓,断断续续的讲了几个好才缓缓睁了眼,打着哈欠去叫醒他即将炸毛的弟弟。

百里守约听到自己笑出了声,他是对这种康复感到开心吧。毕竟铠已经开始说话、开始回答,并且开始应和,即便只是几个微不可闻的“嗯”。这是交流的开始,他的疗程算是过去了大半,像是夜间行路,铠已经看到了星星的光。

仅仅是这样吗。

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病人。大概是的,守约这样告诉自己。是那安静又好看的侧脸吸引了自己,还是从不会说谎的眼睛?

百里玄策炸着毛推门出来,他嚷嚷着“大早晨店也不会开门啊”抬手抹了把自己的头发,拉好运动服拉链后跑到厨房疑神疑鬼的告个状,

“你知道他说了多少句快起床吗。这是个自闭症?”

“去吧,真没盐了。”

守约低声笑笑,他觉得这样真的不错。

04.

进展不能不说是一日千里。铠已经从拒绝谈话变成了少话的正常人,

“他一张臭脸有时候还会痉挛一样的扯扯嘴角。”

百里玄策语。

“他喊我起床的时候真的很烦,我不知道哪个自闭症能比他烦。”

百里玄策又语。

“他说话已经是日常了,我求求我哥哥别再因为他夸了一句半句傻乐一天了。”

百里玄策再语。

“我没有傻乐。”

百里守约用勺子敲了敲玄策的脑袋,他刚从医院回来便钻入了厨房。手头已经点开了火,流动的水顺着菜叶淌下,他的动作飞快以弥补今日晚回家的结果。

玄策撇撇嘴表示不满,他蹲下去找碗碟,守约趁机拍了拍弟弟的脑袋,

“多拿一副碗筷。”

“谁要来?”

“铠的妹妹,她想看一下铠的进展。”

玄策哦了一声,摆好碗筷后突然回来正经的和哥哥讲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守约被说教的一怔,他听着玄策回屋的脚步声心里不是滋味,垂着眼睑落刀切菜的时候清冷的男音却像是浸了蜜一样响起来。

“我妹妹早就不让我摸她的头了。”

他看着铠站在厨房门口,对方自顾自的去捞起水池里的菜叶,嘟哝了声我来帮你。

“我没想到你会过来劝我。”

守约摸了摸自己下垂的嘴角,他没想到是自己不开心的如此明显,更没想到的是最先发现的是他的病人。

他有一些满足甚至雀跃,心心念念偷偷藏好的情感应该仍未被发现,现在这种情感有一点点的膨胀。它旋转跳跃在自己的心尖,用那一点锋芒去触碰理性与职业守则的边际。

“我曾说过伤人的话,让我差一点失去了我的妹妹。”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甚至能从中读出踏过岁月的沧桑。静默的再次涮洗那菜叶,铠是紧张的,他把紧张浸没在流动着水里,指尖划过每一寸的叶脉——然后一双温暖的手将他的手笼住、包裹、拉出那冰冷的水潭。

他实在无法抵抗守约那双不笑也含情的眼睛,那是如此的诚恳以至于能够让人毫无保留的相信。就像他无法拒绝那婉转的调子然后开口说话,就像他无法拒绝那双温暖的手然后将其紧握。

“所以你拒绝交流了,”守约把菜从他手里解救出来,“菜要被你捏碎了。”

铠尴尬的笑了笑,他双手握到一起努力保留那短暂的温度,如果有谁能够打开自己的心那么只能是他。他那么笃定自己的心声,但是事实却是多年前妹妹哭着跑出去险些丧命。这时候他该说出口吗?

“你不应该因为怕说错而拒绝说。我想,爱你的人所爱的你,是完全的毫无保留的。爱你的欢喜你的不悦,当然,还有你的错误。”

“是吗。”

“当然,露娜今晚要来,你毋需害怕。”

守约将葱姜下锅,翻腾的油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香。白雾将他笼罩,打开的抽油烟机宛若风啸,他又从白雾中现身,厨房的高温让他发间点了一滴汗。

“我所忧虑的不是这样的问题。”

铠摇摇头,

守约被轰鸣的抽油烟机震的听不真切,他大声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铠说的无比坚定,

“我喜欢你。”

05.

露娜那天晚上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哥哥不仅克服了自闭症还找到了男朋友。

评论(20)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