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永无止境的告别。双邦

“当我爱上你的时候,我意识到那是一场永无止境的告别。”

#双邦线有邦良。
梗源雁朔。 @我叫张优秀 

00.

“梦境即心境,那我是看不懂自己了。”

暖风吹皱福音温柔的眼波时圣殿之光刚好吻过他的指尖,被问这话的福音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他推了推鼻梁上微垂的镜片,抬头看圣殿的目光温暖而虔诚。

那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是教堂里奏起的管风琴与亘古钟声的混杂,是身旁安静吐水的乳白石雕,是暖阳春日里的一面惊鸿。

还是什么?

是合上眼眸的深情悼念,是身心疲惫的寝食难安,是入梦三分的深夜呓语。

刘邦突然睁眼看清棺材冰冷的四壁,觉出舌底的苦涩与狼狈的自己,猛然惊醒的听到自己在不受控制般的开口,

“再见了。”

01.

有人曾经这样对他说。

那是福音战死的前夕,骄傲的骑士梦见到血红的月亮映在刻着天使的琉璃彩窗上,那个地方陌生又熟悉,刺鼻的烟尘似乎要诉说着来势汹汹的回忆。

德古拉从阴影的一角现身,他拉扯骑士的披风,小骑士回头的那一刻又化为一地阴影绕到他身后,直到大剑抵到他喉口,他笑着摸摸鼻子对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说,

“你好啊。”

“你们吸血鬼都这么幼稚的吗。”

圣殿这么说着拽回了自己的斗篷,目光由蝙蝠落地汇成的高大人影到他身后那巨大的双翼。吸血鬼笑笑抬手捏了他脸颊,毫无温度的指尖落到脸上惹得他一激灵。

“确实挺好玩的。”德古拉说着坐下,他巨大的翅膀收不起来,大喇喇的垂在地面,然后他招手要圣殿坐他身边,
“过来,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圣殿之光站立在原地环胸斜睨他,人生性多疑,他打量了吸血鬼精致的眉眼和棱角分明的轮廓,从白色的长发看到鞋尖,然后才慢吞吞的坐下。德古拉突然揽住他让两人额头相抵,猩红的眼睛里燃烧着欲望,盯着自己放大的脸嵌入圣殿的眼睛里,

“小骑士,我好看吗?”

02.

好看,当然好看。

吸血鬼在少女们的眼里早就是能夸赞日夜的俊俏公子哥,他圣殿之光知道吸血鬼不全是这样,但是德古拉是,他很符合。

圣殿见过杀过不少的吸血鬼,但那多是低等的下贱的不入流的,他曾见过暗夜的贵公子立在血月下朝着他领导的部队挑衅一笑,然后化为蝙蝠残影嘲讽着不可能追上的教廷。那是令人恼火的一战,教廷的部队被牵着鼻子走,而贵公子活脱脱像是那个操纵着世界的人——他那时自然不会过多留意一只高等吸血鬼的长相。

现在德古拉在他眼睛里无限的放大,从高贵的姿态放大到精致脸蛋上细小的绒毛,任他观察,他突然想起来几分钟前伯爵那调戏一般的小动作,然后他勾勾唇角也朝他脸上捏了一把。

“光看的话,已经很好了。但是脸硬硬的,手感不好。”

德古拉笑起来,“你真挑,不像那个不管好看不好看先撩一把的你。”

“这还叫撩?”

圣殿之光手握的大剑猛然插入伯爵身侧的地面,他单手按着借力贴到伯爵身边,朝着他耳边呼了一口气,“你真好看。”末了笑盈盈的起来,拔起剑收好,“这叫撩。”

德古拉看着这个不正经的骑士叹了口气,

“自恋。”

03.

“教堂,这是一周后的教堂。”

德古拉说的时候环顾四周,圣殿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那半破的窗框和碎掉的彩窗,圣殿之光对于这个与他九分相像的吸血鬼身份是怀疑的,他以为这仅是一个诱他上钩的戏法,但是伯爵在他身旁坐着,安安静静的,丝毫没有攻击的意思。

“你来自未来。”圣殿之光的语气笃定,德古拉挑挑眉看他认真的模样差点笑出了声,
“是的,小骑士。我还要告诉你,福音会死。你现在接受我,还能赶过去救他。”

“福音出征是有半个月了,”他立即回复,似乎都没在心头走过一遭,“至于接受你,我愿意。”

“你再考虑一下。”德古拉重述了一遍,他转过身去与圣殿面对面,他们目光相连,将所想所念所欲都顺着那道看不见的线相接,然后德古拉看到了那眸底的些许动摇,他释然,然后直直的倒下去,倒在冰冷的地面上然后伸开胳膊腿。

“我没骗你。”

倒下一刻困倦之意如潮水把他埋没,他合着眼睛补充道,

“我们是同一个人。”

04.

圣殿没有回答,他对于这个问题嗤之以鼻,福音怎么会死呢,他出征的地方最安全了,自己一旦接受则将背叛教廷,他又怎么赶得过去又怎么能去救他。

他还是要把这算作一个蛊惑人心的戏法吗。

他在德古拉身旁躺下,给他的翅膀腾出了足够地方的躺下,然后闭上眼睛像是在玩木头人不许动的游戏。

此刻他们躺在冰冷的地面在穹顶的天使注视下共眠,似乎是圣殿顺着地板把热量传过去的,因为温度在升高,月亮要降下去了,圣殿率先睁开了眼,透着月光看德古拉的睡颜与那清晰可见的长睫毛,

“我们只能共存在此刻吗。”

老伯爵睁开眼勾出一个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看回去,

“反正我说的你也不信。”

“你在生气?”

“没有的,”德古拉侧身撑起头,他银色的长发淌在手上,半遮半掩就着月光一双朦胧的眼,他是快要睡着的样子,圣殿想,如果他有一只玫瑰花,他要折下来别在他的襟上。

“我会想你的。”圣殿这样说,

“你这个小骗子。”德古拉哼着回应他,他似乎能看穿对方在想什么,但他分明笑起来了,那些他曾经担心的问题现在一清二楚,他,曾经的圣殿之光,是想“他在骗我吗”,是想“这么好看的脸不再摸一把真的是遗憾”,是想第二天第三天梦里相见的可能性。

挺好的。

他突然起身,在那小骑士逐渐朦胧的视线中凑近,手指插入金色的发间轻轻的将他揉到自己胸前,在那额上清浅一吻,他的声音似有若无,游离在地平线微亮的光里。

“再见。”

05.

后来福音真的死了。

圣殿之光摸着古堡冰冷的石壁,看向镜中那张精致而棱角分明的脸,他长出了巨大的双翼,收不起来真的是件很难受的事情。

他想着福音暖色的发然后再次看向镜中恍然惊醒。

他,圣殿之光,终于到达了某一个将来,成为梦里的德古拉,成为那月光里好看的影。然后他思索着他们短暂的相遇,德古拉在梦里确认了他的存在,然后给予了一个吻。

那是冰冷的不带温度的,却是深情的缠绵的,他笑着回忆他们的额头相抵,他们的共眠,月亮从天中央落回地底,然后他们说了再见。

怎么能说再见,你想救福音,我想见你。

他摸向自己的嘴唇,你捏我的脸,我捏了你的,但是你吻我,我却没有回你一个吻。大家都是一个人,都有映着对方的眸子,都有好看的脸,撩人的时候是风花雪月,爱人的时候是缱绻缠绵,何必要分出个高下,谁说我不喜欢你呢。

德古拉总是携着这样的心意踏入那不可复的潮流。

他总是想,告什么别呢。

06.

德古拉回到那个梦境里的时候,一个身着铠甲谨慎戒备的小骑士正盯着他看,他匆匆一瞥确定了那九分相似的面容,然后自阴影的一角显出形来,他揪住了对方的斗篷,说“你好”的时候便开始期待,期待一次触碰,期待一个目光相接,期待一个吻。

这股爱意,正进行着一场永无止境的告别。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