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约铠。绝处逢生


#假西幻paro.

#狼人约x龙铠

@萧二公子女朋友 阿苏苏致力于把我打造成高产的文手。这是不可能的(不)

#一点点双兰以及黑暗系皮肤们的一句话带过♡

01.

当一个地方兼具了极寒的天气与漫长的黑夜,它必将蒙上绝望与悲伤的色彩。塞尔尼亚的云层压的很低,被夕阳镀金的国度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这是战争结束的第五个年头,人类与异族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人类愿意用“圣战”这两个字描述那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它的性质在正义与非正义之间摇摆不定,蒙上了种族冲突的外衣,且拥有极易迷惑人的实力比对。

这似乎是一场前车之鉴,它源于人类与龙巨大的力量差距,现在龙已经销声匿迹了,异族终于被拿出来孤立、悬赏、制裁,知趣的异族很快销声匿迹了,其中不包括百里守约。

就连花木兰都夸他“绝无仅有的狙击手”,他动作敏捷弹无虚发,敏锐的观察力似乎与生俱来,同样与生俱来的还有一对毛绒绒的耳朵和长尾巴。

狼人是稀少的,好看的狼人是稀少的,好看且受伤的狼人是稀少的,好看且受伤且倒在家门口的是更稀少的。

铠冷着的脸似乎一如既往的严厉,但他看到那可爱的大尾巴时分明是动容了,搬动抱起的时候怀里的狼人似乎用尽全力去掰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指,铠偏头时正对上那双带着水的眼睛,狼人是灰头土脸的模样,眼睛却是极其漂亮的眼睛,清澈透亮是冰原上最纯净的那一滴。

铠咂咂嘴说你别乱动,要黑天了外面危险。

怀里的狼人颤抖着,他的身上挂了血,浓厚的铁锈味令铠眯了眯眼睛,他不受控制的去吸这口让人食欲大开的味道,但他控制的很好,至少不会在这种危险时段露着耳朵尾巴游荡。

铠取来水去为他擦干净身体,狼人朦胧着眼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帮他把后腰的伤口用布带缠紧的时候,狼人动动嘴唇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百里守约。”

02.

恻隐之心这种东西很难说,神教人怜悯但铠又不信神,若是非得加上一个原因,那除了好看那就是曾经境遇相同。

他给守约拉拉被子的时候被抓住了手,捡来的狼人手心冰凉,附在他手上像是冰块掉入了火炉,铠毫无抽手的意图并且试图寻找一个舒适的位置。彼时月光正好,洒在他细长的睫毛上吻下一片阴影,铠也是迷了心智凑过去看他精致的眉眼,锋利却不锋芒毕露的少年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柔和,他差一点要吻他了。

就在这差一点的空档,狼人手上一用力将支撑点薄弱的救命恩人拉入了怀中,他睁着眼睛看对方似乎把图谋不轨抓了个现行,然后轻咳一声柔了声音,

“你……身上比人类要热很多。”

铠一愣强行定着心神,

“你这么说,是觉得我不是人?”

百里守约垂眸笑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轻轻松开了手,声音轻到下一秒就融入了平稳的呼吸,

“晚安。”

03.

铠醒来时他的狼人已经做好了早饭,简陋的木制餐桌上是一种令人魂牵梦绕的饭香,百里守约笑着看他狼吞虎咽的模样,

“这是谢礼。”

救他的人十分可爱,尤其是在吃饭方面,不会浪费粮食并且……

“能再来一点吗。”

铠扫完最后一点菜底,目光从空荡荡的餐桌到他的脸上。

守约笑着钻入厨房,那简陋的居室以及与市井相隔甚远的冷清场所却第一次令远行的狼人有了家的感觉,他为了寻找自己失踪的弟弟翻山越岭,从险象迭出的黑森林到阴冷黑暗的深渊,他邂逅过优雅的黑天鹅也曾与窥探欲望的恶魔武士相约,看过帅气的屠龙者与抢她生意的猎兽者眼神相撞,也见过吸血鬼抱着十字架与求而不得的光明刎颈长眠。

形形色色的人与魔在他眼前晃过如浮光掠影,他从未想过停下寻找的步伐,现在一间林间的小屋一个眼神有着些许迷茫的陌生人,却有了让他停一停的欲望。

优雅的黑天鹅眼睛里是轻蔑与玩味,恶魔武士以欲望为食,陷入恋爱的猎人不需要第三者的插足,吸血鬼的喃喃自语他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百里守约在这个面容俊朗的陌生人身边看到了一个空位,它可能有关救命之恩与一见钟情,他垂眸任日光点在自己眼睑,

无法割舍。

因为这是他旅途中最为温馨祥和的时光,是春水中微颤的一点,是初升的太阳与漂亮的人儿,是染血的刀锋到温柔的眼波,是透过窗户落下的光美丽而动人。

他这么想着切菜的手缓了速度,身后站上了人都浑然不知,铠瞧着逆光的背影鬼使神差的抱住了他,百里守约一愣险些反击,对方却丝毫没有做了错事的自觉,握住他的手并借此用刀刃插入菜板上的果肉,送到嘴里一气呵成,宛若老夫老妻的缱绻和缠绵。

04.

感情可能就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第一面便觉得似曾相识,可能在上辈子把后背交给过彼此在魔种堆里奋战,百里守约只是觉得看着铠那双满足且有点朦胧的眼睛便觉得值得,尽管惊叹他的食量比得上一条龙。

百里守约想自己注定是不能在这里久留的,他受着别人的恩情带着自己满满的私心在这里逗留,欲望在高速膨胀,他说不清那是否是一眼定情,如果事情没有发生的太突然,他甚至要再纠结一年半载。

事情发生在傍晚,不知名的一队人带着热兵器在屋外徘徊,他们的窸窣声让草木发出不同于以往的响声,百里守约是在屋内向那群人望去,没想到正巧与一人目光相接,同时警觉的是仍在半梦半醒之间的铠,他嗅到了火药的味道,枪声由远及近。

百里守约的枪在逃走的时候丢掉了,他误入猎人的圈套将他人所谓的“见过弟弟”信以为真,险些丧命,现在他大难不死绝处逢生,却要连累他的恩人或者说心上人。不假思索的将自己暴露在对方视线并转而向下山的方向跑去,子弹擦过他的肢体,他当时想的却是真遗憾。

有些话还没说出口。

05.

百里守约本以为他们的故事以那穿过深林的神情一望结尾,短暂却温柔的似乎有人从另一侧同样望过来让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谊相接,却可以给他足够的勇气让他迎接长眠。

他哪能想到龙的怒吼声震得树木簌簌落叶,火光与其说拔地而起不如说从天而降,落下的灼热而温暖的光淹没那些枪口的零星的火焰,热浪扑面而来带着不可一世的骄傲与力量,

他曾在酒馆内与猎龙者交谈,醉醺醺的花木兰和他讲,

“我见过一条龙,他赤红色的龙身似乎是熔融的岩浆,坚硬的鳞甲与灼人的火焰磕磕绊绊打在我的剑上,”

“那是条极其漂亮的龙啊,我差一点——”

她一个酒嗝打出来的时候被高长恭抓起胳膊拉扯起来带出酒馆,盛名的猎兽者摘了面甲那双凛冽的眼睛里竟然显出了点点的温柔,离开时用永久的疏离与冷漠调子向他告诫,

“她差一点死在那条龙手里,那可是龙域领主——我不认为那条龙已经死去。”

现在他见到了那条龙,巨大的威压在不远处碾碎了追逐不舍的人们,然后落地成高大的人影,胸前的火焰宛若岩浆在龟裂的大地上逐步平息。

“你有想过会是这样吗。”

铠这样问的时候他的小狼人正捏灭尾巴尖上的一撮火苗,对方盈盈的眼睛笑起来好看的像是天上的星星,这时候一半无奈一半欢喜,就差凑近了的一吻定情。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你有想过救了我你就没法再安心住下去了吗。”

他反问,拉开铠环抱的双臂贴上那刚刚还燃着火的胸膛。对方神情还带着几分迷茫,却如同拨云见日般透出了些许的光亮,他点点头,

“想过,但是我更想别的。那个,叫做……”

“喜欢。爱慕。矢志不渝。”

那点月亮下的小心思终于说了出口,百里守约朝着这只传说中的龙伸出手,

“你愿意跟我走吗?”

铠甩灭手上的火焰,搭上的手小心翼翼。

06.

后来他们又与猎龙猎兽两位名声在外的猎人相遇,花木兰办了个小酒馆让麾下的赏金猎人歇歇脚,高长恭看见守约了之后进屋领出一只红毛的狼崽子,那双依旧凛冽的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的感情,表面的嫌弃遮不住透出的不舍,百里守约一把抱住那已将近成人的弟弟看的花木兰差点流了眼泪。

她不动声色的拽了高长恭衣襟,低声说着玄策狼尾巴真的好玩我舍不得。

一派冷漠的猎兽者在一旁清了清嗓,说我找到了他养他这么大,他认我做师父,我不许你带走他。

百里守约拉着铠坐在酒馆的木凳上看向他,

“感谢把玄策拉扯大,我和铠愿意留下来为您尽一份力。”

女战士顿时拍了手,她肆意潇洒带着平易近人的性子招兵买马,偏头对高长恭说守约做的饭世间美味,但我总觉得他身边那个人有点熟悉。

“可能与最近很吸引眼球的月光之女有点像。”

高长恭打量过那高挺的鼻梁与细小的发辫,看上去倒是呆呆的可他总觉得与什么十分相像,他的目光扫过花木兰那嵌着水晶的重剑时猛地拉着她后退,语音陡然变调,

“龙域领主。”

花木兰深吸了一口气,她握紧腰上的两把轻剑,百里守约把铠护在身后垂下了眸子,

“木兰姐,我爱他。”

07.

再后来他们留下了,花木兰擦着眼泪说爱情价更高啊,高长恭笑笑在她眼角落下一吻把那点咸水卷入舌底。

新招来的佣兵叫苏烈,他和铠喝酒的时候不经意间问起,火炉里的柴木噼啪作响,映着他们微红的脸令人生出一股暖意,

“你当时为什么救了守约呢?”

“他闯入了我的领地,”铠垂着脑袋将额头磕在杯子上,微红的脸是酒精催化的结果,“我睡了很久,他的闯入让我醒了过来。”

“不是说龙刚醒来都很想吃东西吗?”

苏烈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明显喝多了的铠差点失了重心一仄歪,

“是啊,他还满身血,”他微微一顿,不觉间勾起了唇角,“但是他特别好看。”

“而且在第二天做的饭,简直是世间美味,我当时就想,我爱上他了。”

苏烈笑笑,抓住一个人的心要先抓住一个人的胃,可能是条真理了。

评论(1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