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摘星。番外

摘星番外。

#荒花向
#是糖!!!无脑甜!!
#前设可以戳头像看2333
#加感叹号表示我的洗心革面。
#元旦快乐!

寮里风铃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姑获鸟小心的掌着灯火劝小孩子们睡觉不能熬夜,惠比寿老爷子对跨年这种事儿兴致缺缺早就去睡了,其余的式神们喝着茶坐在蒲团上看着烟花升升落落此起彼伏——并且听着他们的阿爸絮絮叨叨和尚念经。

“新年新气象新年新气象,脱非入欧脱非入欧……”晴明念罢把符往桌子上一拍,壮士断腕般自信的拿起笔,一撇一捺一勾一折一停顿都带了无限的憧憬与爱意,“出来吧我的SSR!”

“阿爸——我回来了!”

此时晴明眼角一抽,他的蓝符泛起层层淡光在他眸前一闪绚丽非凡,他似乎看到酒吞童子的红发,亦或是彼岸花赤红的花海,红光渐渐舒展,伴着花鸟卷柔软的声音,他的SSR旅游回来了,他的新SSR也要来了!

紧接而来的却是他式神们的骚动,桃花妖噫了一声说了句“这是谁啊”,书翁好像把手里的书撕了,一声刺耳而又尖锐的鸣响是妖琴师琴弦断了吧,这个触感难道是……

三尾狐充满爱意的用尾巴甩了他的脸。

#
“阿卷回来了。”
弈把棋子一收,不下了不下了看妹妹去,
“还带回来个男人。”
弈捏了一把棋子思索了一会儿,拿上了棋罐子。
#

“他能干什么!”
晴明冷着脸把三尾狐推走,他对于自家女儿出门一趟就被猪拱了表示痛心。我养大的女儿,瞧瞧这身针女,瞧瞧这身皮肤,噢我的SSR,噢我的蓝符。

“阿爸,荒能施展幻境,就像——就像辉夜小公主那样。”
花鸟卷紧紧拉着荒的手,一副决心在一起的模样。荒在花鸟悉心的教导下学会了基本的中文,然而并不能明白有些家伙的话,比如,

“看见这本书了吗。”
“看见这根琴弦了吗。”
“我这把棋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以及他们为什么藏起了头上缀着万千桃花的少女,花鸟卷其中那个拿着琴的兄长还去找一个拿着蒲公英的女孩儿借了套针女。

晴明嘴唇微颤,他的确动摇了,
“你说,像隔壁欧洲佬家的辉夜小公主……”

#
“不行的,阿爸不同意。”
晴明一本正经的在众式神的唏嘘中以及花鸟卷三名兄长的威逼利诱下做出决定。

“你不相信我能照顾好她?”
荒皱了眉头,他个子高的出乎晴明的想象,这会成为晴明加高帽子的契机的——荒站了起来,他召唤星轨而星辰的幻境应约而来。流星在天上流转绚丽非凡,缓缓流淌的像是从古至今的几千个岁月,它不比辉夜姬的竹林幽静能催人坠入浅眠,却能在其中窥到九天之上的波澜壮阔与气势恢宏。

花鸟卷总是看的极其认真,生怕错过这幻境的一丝边角,尽管荒表示可以给她看一辈子只要她愿意。荒低头看着自己极好看的伴侣睫毛细长,那双泛光的眼睛如同熔炼的宝石,稍一偏头便可看到其余式神的嘴巴微微张大表示惊叹,唉这个流口水的阿爸似乎并不怎么靠谱……

#
“那个,女婿啊。”
晴明刚开口然后他的脑袋结实的挨了一棋子,他抬头的那一刹那又无比强硬起来,
“那他也不能帮我抽SSR!”

#
荒不是特别懂中国的鬼画符,但是他在面对那张蓝符时有着异常的冲动,他不太会画东西,写的是“我爱花鸟卷”,其余人不懂,花鸟卷可是红了脸。他松笔那一刹那白光乍现,大妖的气息与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这让他皱紧眉头突然后退护住了花鸟卷。戴着面具的大妖拖着长尾巴,音调里自带了三分慵懒,
“这一带真是变化不小啊。”

……悲喜交集无比震惊不知所措。

“大舅啊!!!”
晴明的眼睛里泪水夺眶而出。他抱着玉藻前的大腿并被这个大妖用扇子狠狠地敲了脑袋。

#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
晴明咬着自己的扇子泪眼汪汪,他一边搜索着寮里所有的黑蛋白蛋红蛋蓝蛋一边思索,

会开幻境。
抽的出SSR。
长的还帅。

就算能吃一点还有姑姑打狗粮,这波稳赚不亏啊,但是画符出货率这么高不会是用幻境骗自己的吧。

于是他再次手叉腰站到了花鸟卷与她你侬我侬的伴侣前,
“哎你的咸猪手从我的阿卷身上拿来!!年轻人——你到底是!!怎么会!怎么召唤出我的大舅来的。”

花鸟卷笑出了声,她搂着荒躺在他的怀里,沉浸在把几个哥哥气的武器坏掉并且不用比试了的喜悦中,这个问题是不会难倒她的荒的。

“我是欧洲人。”
荒恭敬的点点头,他的确从欧洲来,船票还在,货真价实。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