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破镜难圆。

#荒花向
#是刀!!(划重点)
#震惊!某乌鸦在圣诞节发刀,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bu

荒干笑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彩色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音浪翻滚的酒吧中他格格不入。

所幸是格格不入的不止他一人,荒低声向着邀请他喝酒的美女说抱歉,悄无声息地坐回花鸟卷的身边。有男士邀她酒的时候,荒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抵挡,
“不要这样,她不喜欢。”

花鸟的声音似有若无,游离在嘈杂的音乐中抓不住摸不着,一声谢谢隔了千里之外,可里面透着的温婉与甜腻依旧听得他心发痒。

他们重逢在时隔四年的同学聚会上,酒吧热闹非凡,澎湃的音乐与激情的DJ却不是个故人重逢旧事重提的好地方,荒曾经迟钝的令人发指,现在想的殷勤,希冀在平安夜有上天垂怜,向着逝去的时光讨回他昔日的爱人。

“最近怎么样?”
“嗯……挺好的啊,倒是你,现在已经是大老板了吧。”

花鸟卷拢了耳边的秀发,她声音温暖轻柔,还带着高中时期的青涩与大学时候的馨香,荒的视线在她下意识摸手指时紧紧跟随,于是寒光在她的手上适时的一闪,积蓄了几千年的星辰坠落在荒的眸底。

“你订婚了?”
荒与她相恋八年,看得穿她的小动作与那稚嫩可爱的伪装,她在遇到尴尬的事情时会这样,在遇到不喜欢的人时也会这样,现在谁让她不开心显而易见,她的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却在这一刻大方起来。

“是个书画的收藏家,”花鸟笑着朝他点点头,“对我很好。”
有个收藏家为了追花鸟卷买断了她的所有画作,买断了她指尖温度葱茏着的水墨青花,他一时哽塞,他的骄傲与自大放走了他的爱人,现在一副人生赢家的模样要死灰复燃,可笑的是哪里有死灰哪里有星火,这分明是油尽灯枯镜破钗分。

她的眼中是幸福是兴奋,荒熟悉,因为那曾是他独有的,是他经历了八年的甜蜜与日常。他一向自傲,眼睛里是野心是事业,现在他在从未担心过的领域跌入谷底,被回忆折磨与践踏,上天惩罚了他,他的眼中终于浮现出了痛苦纠结与爱而不得。

花鸟卷的性情怯弱,总是显出羔羊般的温顺,只有在酒后的半梦半醒中才能浑浑噩噩的分辨出不满与任性,他看的清楚摸的透彻却做的糊涂走的决绝,当年一心闯荡从未想过身后人。

曾日上天怜爱,湿润的像是含了一滴泪的天空和悲恸哀嚎低飞的鸟儿将暴风雨的势头赤裸裸的展现在荒的面前,这时候世界陷入一种压抑的困境中,花鸟卷的世界更是如此,她的爱人置身囹圄,在宿命与爱情的荆棘上挣扎。积雨云越聚越厚,在她的心里率先降低,展开了一场绝望的绮丽。
花鸟卷轻轻放手,却用微蹙的眉头,捏着手指的小动作与说话时候刻意的偏头把挽留说了千千万万遍,这一切由远及近,在圣诞的欢呼声中落幕,荒才突然明白,到头来还是他的自说自话。

“来得及吗。”

何必呢,看清了昔日恋人的懦弱与懂事,一味的插手她的生活与明明幸福的爱恋不过是将她推入另一个深渊,现在云淡风轻阳光大好,情之一字不知所起,到现在不知所踪不知所终,不还是他一手造就的?

欲望是轻盈的,他曾日的野心勃勃让他高飞入空,现在他觉出冰冷,品出一分高处不胜寒的清苦,终于被名为爱的原罪拉下马,跌落神坛,然后看到了自溺者的惺惺作态。

很可笑了。




一个写刀专业户写了好几篇的糖真是违背老本行(。)圣诞节发刀我预知了我被打死的未来哈哈哈哈哈,有点赶不太够味不过刀的很爽了2333

评论(1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