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摘星(六)

#荒花向
#完结撒花♡

大海将冷气吸了个净,伴着初升的太阳带了一阵的暖意,花鸟卷看着画卷中失掉的一只小鸟心有不忍,却又想着能给那位先生传个暖意也渐渐展了眉头。

“我挺喜欢那位先生的……他和那些个贵人公子不一样。”
“但是我该回去了呀……”

她站在船头展开画着画卷,手指拨弄着余下鸟儿的软毛,她期待着又不忍听那一声号响,船泊在浅水摇晃着,她一夜未眠,现在睡意渐浓,船这一晃也开始踉跄,她险些栽倒在船上。这时候有人扶了她一把,她倚在那人的胸膛前,隔着厚厚的一层布无端的觉出一阵暖意,刚想说出感谢对方却开了口。

“女士,您东西落下了。”
荒的声音识别度极高,带着几分沙哑与低沉,让人立刻能回想起这地方凛冽的风霜与硬实的土地。他的手臂环着花鸟卷,大有不撒手的势头,他将手放在花鸟卷的面前,天边的微光勾画着他漂亮的手形,然后他的手腕一转,掌心跃出一只小鸟。

“荒——”
她转身却没想到额头直接贴上了荒的鼻尖,这一撞令花鸟卷害了羞要后退,腰间的手臂却断了她的后路,

“您落下了您的小鸟。”
蓝色的小鸟叽叽喳喳的落在了花鸟的肩头,它啄了啄花鸟卷的掌心,然后钻回了画卷和它的亲朋好友相聚,

“和丈夫。”
荒停了停,花鸟卷突然红起来的脸预示着她的确听懂了。

“我不知道东方只有丈夫才能吻他的妻子。”
“但是我未经允许吻了你的手。”

“不必……我入、入乡随俗便好。”
花鸟卷摇着手一派慌张,她眼底里全是欢欣却又的的确确紧张的语无伦次,此时她的身侧突然现出了漫天星河,星光点缀在她的眼睛里,她的头顶有星河缓缓流动。

“……我们这儿有女士优先的说法,所以入乡随俗还是我来。”
“真的不用的……!”

“那我赔给您看一生幻境的权利?”
“也、也不用!”

“我无家可归了。”
“那我画卷借你……”

“我身后有恶龙,我敢回去,他就敢朝着我脑袋吐火球。”
“……”

“船开了。”
“我不会游泳。”
“我回不去了。”

荒点点头,非常满意踏着晨光行驶的船只,汽笛拉响一阵悠长的调子,他的眼中是花鸟卷微红的面颊,小巧又可爱,让人十分想拉入怀里。

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花鸟卷的确是哭笑不得,荒抓着她不放手,她也没法挣脱,要是在那街边小巷,她非得喊破喉咙叫声非礼,可是这偏偏是她心悦的家伙。
“您再这样我不喜欢您了喔……”

她弱弱的回应,迎上对方炽热的视线,却是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尽管如此窘迫,看见荒一本正经的模样还是笑出了声。

“你又不会我们的语言,学不会就对外说你是个哑巴——!”
“带回去该怎么养呀……”
“实在不行还是卖艺养家好了,就怕被那些阴阳师抓去当式神。”

她嘟囔着,抬头一看荒在发呆,她勾起唇角戳了戳她落下的这件大行李,
“荒,在想什么呢?”

“那我现在是不是能把你抱在怀里亲你了?”
“——!不行的啦!”

|・ω・`)
一个产be的家伙真的狠不下心来写这一对的be
希望这种小甜饼大家能够喜欢♡
还是完结撒个花。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