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摘星#荒花向


#西方幻术师x东方巫女
#荒花向
#咸鱼终于开始交党费了

梗源我家小姐姐 @南风知我意
顺带安利一把ww

缓缓流转的繁星落入了淑女明净的双眸,它的光芒与眼中因惊奇而生出的光相聚,惊起了一只飞鸟。

在花鸟卷沉醉于这漫天的星光举手可触的时候,蓝色的鸟儿落在了她的手中,它用那柔软的羽毛去触动她有痒肉的掌心。她知道这些小家伙急不可耐,却执意穿越纷飞的星空,那些绚丽的轨迹在她的脸侧消失,独属于这片土地的寒冷迎接了她,她冷的缩了缩脖子。

暴风雪早在十一月就席卷了这片荒芜的土地,并且毫无停下的势头。恼人的冰碴打在脸上蹂躏着不剩温度的脸颊。花鸟卷没想到内外的差异如此之大,尽管她清楚自己的指尖一直冰凉。她抬起头,视线对上了她的所寻之物,站在幻境中心的年轻人的双眸。

用温暖的幻境包裹着流浪儿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呢?

“您好。”
年轻人的有着一头蓝色长发,他的面容冷淡,阴沉的板着那英俊的棱角分明的脸,抿紧着有些发紫的薄唇。

“我来自东方,有幸见到您的幻境,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

他的身形高挑,却应当且理应甚至令人惊喜的发现是那幻境的主人,花鸟卷亦是想过大魔法师都是些佝偻着腰身的糟老头,那么这位幻术师实在是英俊的过了头。

“就将它当作谢礼,赠送给您好了。”
她展开手心中的蓝色小鸟,那漂亮的蓝色与曼妙的星光混合在一起,然后汇总到了少年的英俊里,那该是可以媲美天神得意之作的水月相接的美景。

“它和您很配,愿他给您带去幸福。”

她说完弯了双眸,双手搭在一起,白皙的指尖微微弯起拢住了一只蓝色的小鸟。

被闯入了中心的幻术师却是有些愣神,他的目光仍停留在少女漂亮的黑色长发上。

那头黑发在毛绒绒与打着卷的金发中脱颖而出,如同流水般酣畅的淌入他的眼中。他在这片荒芜与凄凉的土地上见过形形色色的面相,亦是拜访过家户相传的异族,可没有一个能比这个女子的双眸更加打动人,她的眼中带着笑,像是冰原上滴下的一滴水珠。

“不必了,美丽的小姐,我的幻境只展示给有缘人。”
就在这个霜雪将土地冻了三尺的鬼天气,教士拍打着厚厚的大门将无家可归的孩子们赶出了教堂。荒便看着耶稣都不怜悯的小家伙缩在街头,伸出了冻僵的手,化出了一阵幻境,暖了流浪儿冰凉的心。他也想过无数的游人会因此也驻足,可他没想过会有人穿过那美丽的星河,来到他所在的与现实无异的中央。

并且送来了一只柔软的要融化了他的心的鸟儿。

“可我并非您口中的有缘人,我只是个幸运的游客而已。请您还是收下。”

荒摇摇头,他看着一本正经的少女并上前一步伸了手将她屈起的手捏紧,让鸟儿更加安心的呆在它主人的掌心。那在寒风中冰凉的指尖与风雪中与发红的鼻尖令他生了一种将那少女揽入怀中的欲望,可他仍然保持着与生俱来的疏离,即使触及那柔软的手时心头一颤。

“您是有这个资格的。”
现在他的视线从柔软的黑色长发到了淑女温婉的双眸。

TBC.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