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咸鱼的小乌鸦

这个花园不论芬芳

遇见。荒花向

#文手挑战
#全文没有对话。
#荒花向

花鸟卷与那名神子恰巧相见,他们立场敌对,却在开局的第一秒目光相接。

生性羞涩使得花鸟卷再次钻入画卷,她之前仅是听闻有位大人应召唤而来,身为神子强大威严,没想初遇时站了敌对。

荒初到阴阳寮倒是备受恩宠,黑蛋喂起针女到位,他向来不屑,却依然细细查看敌情,亦是瞧了这画中人,对方羞赧,缩进画卷,他微微皱眉。

自己的回合已至,荒抬手,幻境降临更替了场景,星空之上他已自如,操纵流星散落时又瞥见画卷微展,

花鸟卷小心探头,鸟儿率先飞出,她瞧见对方容颜映衬在星轨的幻境中,星光璀璨,霎时数颗流星坠落敲在己方阵营。她先前未见过九天盛景,此时一刻眼中是星光满天。

她有那半秒痴痴凝望,回神手中抛出一线微光,鸟鸣清脆紧接折回,萦绕身侧抹平疼痛,拉回的血条令她稍稍缓口气,却又到敌方回合。

对面山兔舞动,招财猫触发后对面又给荒留了火,幻境再至,花鸟卷这次更加仔细的品了九天美景,流星散落绚丽过庙会烟火,星河缓缓流动点亮暗色黑夜,美不胜收。

回合又至,花鸟卷已失神两次,她匆忙行动像是笨了些,归鸟鸣奏将队友血线再次拉回。
神子大人那边已经相继倒下,花鸟卷强撑着归鸟光线流转,却也扛上溢出伤害,她看向唯一站立的神子,他蹙着眉头,面色冷峻。

荒的手中鬼火已尽,而他面前仍是站立敌对三人,那温婉的画妖唤出鸟鸣花间,解了他的流星,他觉出危机,自己血量下滑,而己方的莹草已经倒下。

姑获鸟的伞剑决胜,那位神子大人是未能撑过,尽管自己也仅剩血皮。
她叹口气意识到自己觉得惋惜。

己方的胜利提示弹出时花鸟卷察觉到对方视线,她怕那位神子大人发怒急忙钻入画卷,画中鸟儿衔起长发,面向荷塘她才见得自己面颊红润,心脏的确加了速。

他未曾言语,但是自己沉溺九天美景的痴态,可是瞧见了吧?

评论(2)

热度(23)